20180419085457_77.jpg  
『重新開始的人生,並沒有那麼容易。』

羊之木 │ The Scythian Lamb

導演: 吉田大八
演員: 錦戶亮、松田龍平、北村一輝、木村文乃、市川實日子、優香

2018年金馬奇幻影展時因為時間因素而錯過這部,但是很快地,《羊之木》在4/27時也已經正式在院線上映囉!雖然在影展上錯過了,但我可是在上映當天一下班就進戲院觀賞呢!
uifzmufccvaw798r8usqfnnw28shu9.jpg  
應該有不少觀眾是因為錦戶亮的主演而注意到這部作品,而我其實除了演員之外,最早會吸引我的一個關鍵,是因為導演吉田大八,他的《聽說桐島退社了》是一部在我大學時期看過、課堂上也特別放映來討論,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部作品。這一次的《羊之木》,同樣是以一個事件做為起點,然後多重視角與事件的延伸與交疊,以錦戶亮所飾演的市公所公務員月末一作為穿針引線的功用,帶領觀眾去看待在該政策之後,每一個人物後來所發生的種種,藉此去思考人性等比較深層的問題。

不過我覺得很特別的是,從理應是接待角色的「旁觀者」,到後來越來越與這六個人的生命有所連結,正呼應到導演這次特別想要探討的──人與他人的關係,是在每一個事件之中產生微妙的變化。導演很擅長處理多個人物角色的情節,不至於讓人混淆、煩躁,甚至讓每一個角色都有其所代表的意義。光是剛開場,讓月末一去接那六個人時,所發生的一些比較無厘頭的事情,就顯得別出心裁。
maxresdefault.jpg  
站在月末的角度去思考,當然會覺得這幾個人有那麼一點「怪怪的」,可是倘若是觀眾一開始就知道這幾個人是更生人的身分,我想那些感覺比較詭異又不合理的事情,都會變得很有說服力以及可以被理解。然而,我覺得這個故事本身出發的前提就蠻值得思考的,因為監獄人口過剩、加上偏鄉人口老化的問題,所以讓得以假釋的人,以更提早的時間出獄,並安排於魚深市,不管是住所、還是工作,都有所接軌,唯有「十年不得離開魚深市」這個規定顯得讓整體只是一種形式上的不同,實際上,他們自由、卻也不自由。可想而知這樣的決定對民眾來說是惴惴不安的,誠如宮腰一開始就自白、並且問月末的──你不怕我嗎?

這讓我想起看過一齣日劇《Plage~有隱情的人齊聚的合租屋~》。不管因為什麼理由而曾經犯罪的這些人,在經過坐牢這樣的過程之後,是否真的能夠「改過自新」?而儘管民眾對於這些人的忌憚看似合理,但實際上是不是又剝奪的他們重新開始的機會?像是最開始魚深市的離奇命案,就讓月末挑起了懷疑的神經,將苗頭指向六人──一切合理的推測,卻實際上已經代表著月末帶有的先入為主歧見。
photos_25765_1524130818_e567e2f0ff870f64be5df0798ec47700.jpg  
而這一場刮鬍子的戲碼,也是讓我在看的當下特別喜歡的一場戲,同於那個後來結果顯示與這六人無關的案件,在月末一心有芥蒂的前提之下,不過是福元因擔心自己背景曝光而緊張的顫抖,輔以旁白訴出他過去殺人的經歷,讓月末邊聽、邊是充滿恐懼──甚至就連觀眾,應該都能會有一種替月末捏一把冷汗的感覺,而這種不是刻意、卻自然而然湧上來的擔心與害怕,某種程度上就是一種貼標籤的歧視行為。另外,大野與洗衣店老闆娘的互動更是凸顯這點,因為臉上的傷疤而被議論紛紛,甚至漸漸因為他而影響洗衣店的生意,也都挑明了對很多人來說,他們是需要被隔離的存在。

我始終覺得這是惡性循環──正因為人們的歧視與排斥,導致沒有任何機會的他們,即使再有心改過自新,好像也只能走回頭路,導致再犯率的偏高;可是,我並不是譴責一般民眾的行為,畢竟捫心自問,如果沒有真正經過相處,對於有過前科的人,真的會有一些耽憂的情緒在。
photos_25765_1524130813_823223cd37928538e320105ad8eda676.jpg  
月末一的任務除了帶著這六人在魚深市安頓生活之外,某部分也要讓他們彼此之間不清楚對方的存在──因為,市公所的心態也害怕他們會「聯手起義」,生出不必要的事端,且若是事情鬧大,可想而知民眾的反彈。故事從一開始,月末分別帶著六人去居住地、工作地,到後來即使再小心翼翼的防範,一場市內的重要祭典,還是將他們聚集在一起,甚至像是有某種雷達似的,透過一些細微末節,注意到彼此的身分。而那個諾羅羅的祭典,起初從月末告訴宮腰那個活人獻祭的謠傳、甚至到諾羅羅祭典的進行,一度都讓我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畢竟在晚上進行的儀式、還有詭譎氣氛,都是我比較容易覺得不安的一些氛圍),但同時,卻又因為諾羅羅的「樣子」,給人又產生一點比較鬧的感覺。這種矛盾的感覺其實挺有趣的。

而讓我蠻意外的是,這個「諾羅羅」竟然會成為最後的一大關鍵!雖然在那個好似神靈真實存在的象徵,一度給人一種靈異感、詭譎感,但卻又在最後給善與惡一個絕對的鑑別。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呢?不同的人在同一個計劃當中,卻走向不一樣的結局。
羊の木-4.jpg
某種程度上,如果用個性來概括使然,似乎好像又有一點太過淺薄,我覺得某種程度上,是「週遭的人」影響他們,這其實也是我覺得《羊之木》想要探討的一大重點。其實,最近蠻多日本的影視作品都有這樣的探討呢!不過分享到最後,坦白說關於片名「羊之木」,儘管在故事中有很明確的一個橋段在解釋,但是說真的在觀看當下,的確有一種太過意象而難以理解的感覺,不過或許也是因此,在散場之後,聽到蠻多觀眾在討論這一塊的!

我自己是覺得──帶有奇幻與傳說性質的「羊之木」,就跟諾羅羅一樣,從起初只是某種謠傳,到後來卻被證實了真實性,特別是最後的芽,其實是給我一種重生的感覺,誠如諾羅羅的審判,依舊是給了所謂的公平正義。而我想,把動物屍體埋進土壤內,其所象徵的「死」,也許就是這群人過去的犯罪──不管基於什麼動機,都是因為痛苦而施行,過去人生的止,在沉澱之後,得以重生。或許,也就象徵著他們是有機會洗心革面的。

不過坦白說,這是我自己很各人的解讀,這個部份會是我日後若有機會,想要再看一次《羊之木》更想細細探索的部分。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