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jpg  
『正義是很強而有力的口號,卻在現實中充滿著執行上的困難。』

春季日劇是刑偵劇、推理劇最蓬勃的一季,對我來說也往往都是有最多想追的一季日劇,我不否認以這一季來說,雖然有很多想追、被放在清單的戲劇,但是要像上一季的《UNNATURAL》帶給我那種驚艷、驚喜跟震撼的,好像看到目前為止並沒有。這齣《正義之凜》是以檢察官作為主角的故事,但是比起很強調主角威能像是《HERO》,這一齣前幾集的重點很顯然的,強調竹村凜凜子是「新人」的身分。

之所以想要特別強調這一點,其實是有原因的──甚至我覺得這是比案件本身還要更吸引我的一個部份。
1-1.jpg  
透過新人的初來乍到,凜凜子的事務官相原每一回的耳提面命,都可以發現作為一個檢察官,其實凜凜子擁有太多「不適合檢察官」的特質,不管是她的氣勢常常壓不住嫌疑人、容易過度受到情緒影響而有先入為主的偏見,甚至是有時候太過固執不知變通,種種在她審訊的過程,就連觀眾都看得出來「這好像不太對吧?」,而誠如我自己在觀看的當下有時候也覺得凜凜子有點誇張、有點不專業,對於觀眾來說,有時候是會覺得煩躁的。

可是我卻也忍不住在想──就算經過法學院的課程、經過一年的實習,可是就可以立刻變成檢察官嗎?對於那些不人道的事情,就可以相對釋懷嗎?就像《麻醉風暴2》中,我很喜歡它對於「醫生面對生死那永遠無法習慣的情緒與調適」一樣,《正義之凜》對我來說,反而這樣有點人性化的凜凜子,好像更貼近觀眾一點。
1-2.jpg  
因為只要是人,就絕對有自己的情緒跟立場,而我覺得不可否認的,一定都會有一點先入為主的偏見,特別是選擇檢察官作為職業的凜凜子,抱持著一份想要伸張正義的心情,就算不可否認,她有一些審訊時的表現,都會讓觀眾猶如她身邊的相原同樣感到傷腦筋,甚至是有一點不可理喻,但我覺得這種有點傻氣的衝勁,又或者是說在每一次「犯錯」之後漸漸去找到自我定位,那些從經驗帶來的實戰力,加上她不變的初衷,是會讓她變得更強大的。

某種程度上我覺得凜凜子正處於一個過渡期──就像其他檢察官們,對於那些凜凜子所無法接受的事情,大多會有一點漠然、甚至或許因為經過太多次的無奈與心痛,使得他們有一點自我防備地、不把太多情緒投入於案件當中,也許經過幾年後,凜凜子也會變成這樣也說不定,但是我覺得這樣的職業,絕對是需要一些心態上的調適過程的。
1-3.jpg  
在戲劇裡,案件最終能夠真相大白、獲得解決,基本上是一種必然,只是實際上其實有太多到頭來還是無法被改變的事情,還是有太多被壓抑的聲音在世界的角落,從大聲疾呼、到後來甚至失去了求救的能力,而因為「證據不足」這件事情必須放掉的嫌疑犯,我相信每個檢察官心痛的、後悔的,都有很多案子。想要做為「正義的夥伴」,卻發現現實中有太多困難,是凜凜子在前幾集中特別有感的部分。不過呢,因為身旁有家人、還有其他夥伴,她到目前為止還是很用力於每一個案件的──儘管,或許不是大家所期待的方式,但這卻是她對自己負責的方法。

前文曾經提過,其實我自己覺得《正義之凜》的案件本身都有點簡單,就連每一次的突破口都讓人相較之下沒什麼特別恍然大悟、當頭棒喝的感覺,可是就案件本身,我倒覺得好像都有一點社會意義存在。例如第一集的職權霸凌,有太多人為了生存而忍氣吞聲了。
2-1.jpg  
第二集的家暴、甚至到第三集的結婚詐騙,都是相對來說我覺得比較有社會意義的事件,儘管我覺得有點弔詭的是,對我來說好像特別讓我有感、有思考的,都反而不是案件想要經營的精采點本身耶!像是第二集,我自己蠻印象深刻的就是,在經歷家暴之後的種種──尤其是與女兒的關係,而為了豐富劇情,也讓凜凜子家有了「妹妹想要繼承豆腐店,但是父親不願意」這樣的衝突、或者是相原與女兒,去呼應當集想探討的「親子關係」。只是我覺得,好像有點扯太遠了(笑)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家暴絕對不是可以被隱忍的事情,從這起案件也感覺得出來,不只是受害者本人遭受著身體或者言語上的欺凌,其實對於看著這一切發生的女兒,也是會痛在心底的。特別是看到媽媽選擇忍耐而不對簿公堂,久而久之,就會讓女兒也對這個家心灰意冷,覺得「眼不見為淨」。
2-2.jpg  
而疏離,就是這樣產生的。儘管女兒已經離家出走,但是透過社群網站,還是能夠貼近女兒的生活,甚至,是因為女兒努力的樣子讓她有了改變的決心──雖然有點感傷的是,最後卻是因為這樣釀成了悲劇。

另外,目前看了三集,發現都會有一個對觀眾來說可能比較陌生的部分,就是「事實辨明」(從法律角度思量),第二集的一個爭論點莫過於,到底是過失、還是有殺人意圖?這件事情牽涉到的就是殺人動機;而像是第三及的結婚詐騙,就也提到比較困難的部分,就是該「如何去證明」?這些都是牽涉到自由心證的部分,也是嫌犯有機會鑽漏洞、檢察官很多時候比較無力又必須小心的地方。
3-2.jpg  
第三集從女檢察官們在相親場合做為開場,然後帶到了女性對於「婚姻」的一種嚮往跟思維,進而將案件拉到所謂的結婚詐騙,用凜凜子的話說,就是利用女性想要結婚這樣的心理,可以說用虛幻的幸福,去騙取錢財,那種背叛感是雙重的,一方面來是金錢上的損失,當然另外一部分就是感情上的受傷,甚至我覺得很悲哀的是,這樣的案子,就連「受害人」可能都常常會被用異樣眼光看待。

整體來說,第三集的案件能夠順利解決,我也覺得是巧合勝過一切,而同樣的,讓我比較注意的地方又是在案件之外,也就是凜凜子最初對於「結婚詐騙的嫌疑人」所存在的偏見,導致因為與既定想像的不同,而影響最初的審訊。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人不可貌相,對於某種樣子的歧見跟第一印象,真的很容易影響判斷呢!
3-1.jpg  
而其實,前幾集就強調了凜凜子與男友優希的異地戀、甚至同樣在橫濱,也因為工作的關係而鮮少見面,這樣的感情真的不會由濃轉淡嗎?其實在凜凜子因為看到嫌疑犯、而忽略了優希很認真的求婚時,我覺得凜凜子對於男友的疏忽可能就有一點太誇張了(當然,也可以說她真的太過投入工作、也太為女性打抱不平,對於結婚詐欺就有一種同仇敵愾的感覺),最後會得到分手這樣的結論,好像也不算太過令人意外。這樣的情節其實也有出現在《UNNATURAL》裡,可是相對來說,凜凜子的部分自然沒有要探討到那麼深的意思。這也因此,除了讓她在工作上可能與其他角色有一些曖昧性發展之外,我好像找不太到這個橋段出現的理由

可以發現,我自己注意到的其實都是案件以外的事情,反而案件本身我是真的都覺得有點太簡單,而整體來說相對中規中矩的走向,儘管少了一點驚喜,但我覺得意外有一點蠻溫馨的感覺耶!算是跟我預期的不太一樣,但也不至於到看了覺得厭煩啦!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