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我們,一起幸福吧,儘管幸福需要太多的努力。』

《我的大叔》完結篇了。這部作品讓我自己蠻意外的是──討論度跟收視率好像都蠻高的耶!儘管我也覺得這部戲劇在很多地方其實描繪的很有共鳴,又同時結合一些比較緊張、刺激的類型操作,讓故事整體相當精彩,可是不得不說,它太暗黑了,很鉅細靡遺的寫出了當代人的迷惘、茫然、無所適從,甚至還有那種很強烈的無力感。前一次寫這部戲劇觀後感時提到過,我這部作品會看很慢,因為,太沉重、太寫實了,有時候跟自己太有共鳴的東西,會被吸引、卻會被很強力的窒息感擊中。
3.png  
例如第七集時,朴東勳說的「現實就是地獄」理論,把活著的每一天當成一種懲罰,然後等懲罰結束就可以脫離了──這種極其厭世的說法,卻是我相信很多人在低潮時期,常常閃過的想法。或許正因為如此,當他難得一次任性而為的隨著自己的心離開,去找老友尹尚元時,在那脫離日常軌道的一天裡,他一直是在尋找自己喘息空間的。在首爾,不管是那些擊倒他的痛楚,甚至是因為背負著來自家人的期待,都讓他即使再窩囔都選擇隱忍。只是這是他真的想過的生活嗎?

這個「讓他不知道怎麼活下去」的人生,為什麼那麼漫長?
4.png  
又或者說──他到底想過什麼生活呢?
小時候的祝福語裡常常會使用「祝你天天開心」之類的,可實際上當你背負的越來越多,隨著歲月增長,「開心」就變成一種奢侈了。你會漸漸發現反而在平淡乏味的日子裡,絕大多數的存在是疲憊,然後參雜著很多的無奈與煎熬,但是偶爾,只要有一點點調劑的愉悅,好像就可以支撐自己走下去。那是非常奇妙的能力。

我想起朴東勳在瀕臨崩潰時,有一場走一走突然之間蹲下來、大叫的戲碼,可是釋放完之後呢?他就像多數人一樣,還是站起來、繼續走,步伐沒有比較輕盈,可是倘若沒有那一個瞬間的駐足跟宣洩,是會無法繼續前進的。
12.jpg  
而我覺得不管是知安之於東勳、或者是東勳之於知安,都是這樣的存在。有一點點同病相憐、相濡以沫,卻又因為對方好像懂自己的內心的孤寂跟傷悲而找到盟友一般。知安的一句加油,就讓東勳感受到暖流。雖然是透過監聽這樣的非法方式,可是,東勳的聲音、一切,以及默默的以近乎可謂侵犯隱私的方式,卻赤裸裸的直接讓知安感受到東勳的一切,「聽著聽著聽出感情」這種話,在都俊英的口中像是帶有點輕蔑又調侃的語氣,可是,他不會懂,東勳即使在承擔那麼多之後,還是這樣努力的生活這件事情──對知安來說是多重要的力量。
1.png  
很多時候,你已經覺得自己在低谷了,卻發現自己還是無止盡的下墜。我覺得對東勳來說,妻子跟自己的學弟外遇固然是很重的打擊,可是我覺得接踵而來的像是常務選舉、或者是面對知安過往的故事,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都讓「可憐」這樣的詞彙有更多的解釋。甚至坦白說,為了讓這段婚姻維持下去(雖然我一直忍不住在想,他到底是想要留住允熙,還是想要守著這段婚姻、讓母親不要為此擔心呢?),所以即使眼睜睜看著妻子因為分手而傷心,還是選擇當作不知道。我很難想像這種心情有多揪心。又或者說,儘管並不爭強好鬥,也沒想爭權奪利,可是看到自己做為常務候選人時家人的反應、甚至是升職派對上的狀態,都讓東勳更強烈的把「親朋好有的開心」放在自己之前。

題外話,說到婚姻,讓允熙覺得厭煩的那句「要買什麼嗎?」,那種日常到習慣、到乏味的對話,在最後成為一種反轉──因為對知安來說,那是太溫暖、且沒有人曾經問過她的話。
7.jpg  
從知道老婆外遇、而且對像是都俊英,到後來陰錯陽差的透過知安,讓允熙正式死心跟俊英分手,以及最後兩夫妻經過一陣子的尷尬、不知道怎麼面對對方的階段之後,終於允熙承受不了這種有點冷暴力的感覺,選擇自己全盤托出。但或許也就在那個瞬間,扭轉了觀眾對於這個角色的印象,我並不是認同她的行為,只是或許也讓觀眾明白,她感受到的一種孤獨感吧!兩人說開的這一段,整段戲劇張力十分足夠,心痛、鼻酸、甚至感受到東勳那矛盾的心緒而同樣波動的心。我看到朴東勳崩潰的同時,仿若也同時跟知安一樣,聽著、看著、心也痛著。
9.jpg  
對知安來說,正因為她一直都是一個人撐過來的,因為艱困的現實逼迫她的必須獨立,某種程度上我覺得她就連求助的能力都失去,而東勳的「幫忙」,讓她太過感激。就像讓我自己印象很深刻的是──明明是符合社會福利制度的狀態,可是因為沒有人告訴知安應該怎麼辦,所以就只能獨立照顧奶奶、甚至在最開始還因為欠債而被趕出來。因為東勳,她不僅有比較輕鬆一點的生活方式,同時也讓奶奶的餘生在一個更適合老人家養老的地方度過。

奶奶說的對,東勳其實對知安來說就像是老師一樣的人,是既珍貴又神奇的緣分──而知安最好的回報,就是好好生活。
2.png  
不過可想而知,到後來,知安會產生好感、甚至喜歡,都是不算太意外的結果。不管是起初有一點帶有其他意圖的告白、或者是那很關鍵的「拖鞋」,甚至到最後其實更吻合知安個性的,那淡淡、低沉又淺淺的表白,我覺得都是一段注定不可能開始的戀情應有的起承轉合。雖然坦白說,我是有一點點期待兩人有走在一起的可能,可是其實從整個人物設定上就會明白,儘管對彼此來說對方都是多重要的一個存在,可是,那份感情可能不是我們世俗所想的「愛情」。這也導致在常務的遴選中,每每想要用東勳跟知安的緋聞作文章時,我都會嗤之以鼻的覺得他們把這樣的情感看的太表面、太膚淺。
1.jpg  
我總覺得兩人的情感,有點友情、也像親情(尤其是後來知安進到了後溪社區那群人當中,讓她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歸屬感吧),近似愛情、卻又不是愛情,硬要我說,我覺得是超過這些能夠被定義的情感之上的一份感情,變得用太過不純潔且帶有目的性的那些描述,仿若都顯得有點太過庸俗。兩人同時在彼此最糟糕的時刻出現,從陪伴,到不知不覺的「拯救」,太多不用明說的了然於心,讓我覺得反而最後的ENDING,是最好的結局。

是啊,在最後──不,應該說,當東勳帶著知安來到鄭熙家,她終於穿上在劇中可以說第一次的白色上衣時,我覺得她的人生已經有被改變了。
3.jpg  
最後一集,奶奶離開了,依約知安打給了東勳,同時我覺得也是她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無措,畢竟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只剩下她一個人孤苦無依了。喪禮從剛開始的冷清,到尚勳甚至拿自己的私房錢來幫助知安,甚至整個後溪社區的人都出動來讓場面熱鬧,更別提後續一切事宜都有東勳等人來幫忙打點,我覺得,這是第一次讓知安感覺到自己是有「家」的歸屬感,同時,也讓她覺得原來自己是可以依靠別人的。不只是奶奶驟逝的悲傷、還有知安抱著奶奶說「謝謝妳來當我奶奶」等感謝之與讓我瞬間飆淚,同時最後的溫暖,仿若也給了這樣一個沉重的戲劇,一點點希望與溫暖。

那一刻,我覺得觀眾跟尚勳、東勳、知安的情緒一樣,是飽滿的、是慶幸的。
1-.jpg  
廣日倒是這個故事裡蠻有趣的角色,看似對知安百般折磨,可是看到知安跟東勳親近好像又有一種說不出口的吃醋感,這部份我倒是喜歡有一點點曖昧又矛盾的這種情緒,又愛又恨地,到最後,也透過知安之口有所說明(也因為錄音讓廣日得以聽到,甚至造成最後的反轉!其實我覺得是既溫暖又同時有點悵然的)。知安說,過去的廣日不是這樣的,只是因為「錯誤的大人釀造的悲劇」,造就了兩個人都活的很辛苦,不只是受盡折磨的知安,其實廣日何不也是呢?

故事走到最後,知安化了妝、又變得比較開朗這件事情,自然是給人很暖心的一個感覺。一句聽起來很八股的「一起幸福吧」,卻老是在故事中惹得我泛淚。
4.jpg  
接下來要分享我自己比較有印象的幾個支線,首先就是鄭熙跟尹尚元的部分,雖然到最後我覺得他回來這一段有一點不明所以,可是不得不說,我覺得這個故事所帶出的──「感覺會很有前途」的人選擇出家,好似看的更遠的,預見了東勳崩潰的他,看透了人生或許不過云云,努力到頭來也許什麼也得不到,中規中矩又老實的人生,是不是最終還是會被叛離?他不知道,但是他的離開,卻是太多人的晴天霹靂。第十四集慶祝東勳當上常務的那一段裡,高喊著「尹尚元是我們的回憶」那部份,其實我覺得渲染力蠻強的,或許是因為在這樣的高喊中,我一直聽到鄭熙在道別。

而這部分又不免讓我聯想到一個很小的片段,就是第七、第八集中,智碩要爸爸傳「專長」的影片過去給他的這個部份。雖然後來用炸彈酒這樣的方式過關,但不免也讓人心想──「專長」是什麼呢?以前我們總能寫好多的,可是長大之後,好像也失去了所謂的專長。
6.jpg  
原來每個人活在世上,也許都有自己的艱難要度過,有自己的任務要完成,但或許並不是那麼幸運的,能夠得到與之相符的能力。一個簡單的作業,我覺得也看到了很多不對等跟無助。或許就像是奇勳跟宥拉吧!宥拉或許因為奇勳的關係對於表演留下陰影,導致她看到奇勳的失敗、甚至是整個後溪社區大叔們的狀態,讓她有一種「失敗也沒關係」的安心感──對,雖然宥拉說話是有點白目,可是我不得不否認她說的,這是一種放過自己的說詞。這個世界每個人都太過為了追逐成功而努力了,汲汲營營地、強迫自己忘記疲憊的。第十二集時有一段奇勳的自白,他之所以放棄電影、其實一部分也是突然間意識到自己能力上的不足,他因為宥拉終於選擇誠實面對自己內心不願意承認的那一塊,同時,也因為宥拉而選擇重新開始。挺喜歡最後那一段經歷春夏秋冬,兩人為了奇勳工作的理由而屢次提出分手,而看著宥拉的成功,奇勳或許燃起的是內心不想放棄的那個夢想。
雖然可能因為篇幅交代不清──畢竟我覺得宥拉不是因為看清打掃工作而一直讓他再拍電影,但我覺得宥拉是有看出奇勳對於電影的那被隱藏的熱情的。

最後,要用全句我覺得最溫暖的那句話作結──勉勵自己也鼓勵大家,一起幸福吧:)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