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我明白了所謂的「慈悲」,是存在愛與被愛的能力,是擁有奮不顧身的機會跟勇氣。
#感謝提供試讀機會

「我多想有個心上人,多想知道愛一個人想念一個人的滋味,我的曾經是一張沒有畫面的畫卷,乾淨的慘白。」(PAGE172)
「愛情來了,從來都是兩個人的幸運。」(PAGE197)
「這一刻她突然明白,患得患失的情愫,原來是愛啊。她的人生裡第一次意識到愛,是發現對方並不愛自己的時候。」(PAGE339)

這本書很美──是「淒美」的那種美。淒美的愛情故事被放在那個顯然遙遠的虛構朝代裡,輔以一些帶有點奇幻的元素,故事的架構本身,就存在著很多可能。坦白說,看到介紹上寫著這本作品及將影視化時,我腦袋中不斷構想著這「慈悲客棧」會是一樣怎樣的地方?爾後我突然發現,我想像得到的慈悲客棧,是一種帶有點心酸、淒涼、遺憾,但某種程度上卻有一種悵然幸福的地方。是的,我聯想到的並不是很具體的一處所在,而是一個「氛圍」。

我不知道這不是跟書封那句:「能愛,可以愛,已是上天給的最大慈悲」擊中我有點關係。
儘管我並沒有如書封所說的真的催人淚下,但坦白說,我自己閱讀的過程是一直會因為故事的起承轉合而隨之起伏的──而特別是,當「慈悲客棧」的前提已被立在那裡,誠如已經到後面劇情會很虐的戲劇一樣,每一段故事的邂逅、相愛、相知,都會泛有一點點的酸澀,你會忍不住期待一個通俗的HAPPY ENDING,卻也能夠明白或許並不如預期的結果。

這本書篇幅有點長,但其實除了穿針引線的慈悲客棧以及林素問、葉一城以外,還有三個故事,或許是因為難免有一點鼻酸感,我其實是分成四個晚上,一個故事一個故事細細品味的。儘管遺忘或許傷感、記得也許痛苦,但是在那個當下用生命去換取的轟轟烈烈,卻悲壯、淒美的讓人羨慕。儘管好似悲劇的結局,但是卻意外的,在字裡行間內,讓我感受到的是一種羨慕的感覺。
而我終於明白,很多時候,不管故事怎麼走、結局是什麼,或許能夠擁有愛的能力,能夠存在一份相愛的感情,就是最純粹的幸福了。

我想起鄧九雲在《我的演員日記》裡寫到的、關於《恨嫁家族》的三妹的那段話:我瞧不起她們被迷惑,又羨慕她們可以粉身碎骨。那或許,是很能夠貼近我自己閱讀這本書的感覺,同時,我也明白了所謂的「慈悲」,是存在愛的機會與能力。我說這本書很淒美,也許是因為──我相信每一個人如果能夠再次選擇,儘管知道最後的結局是心痛,卻還是會選擇奮不顧身。
那是我所欣羨的,愛情的樣子。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Instagram

    文章標籤

    慈悲客棧 連三月

    全站熱搜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