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pg 
『就算舉目所及都是腐敗,請仍舊努力相信,這個世界還有光。』

《無法律師》完結篇了,坦白說雖然好像話題性不高、收視率也普通,可是似乎在最終回是有稍微再拉起一點收視率的,算是蠻好的收尾──整體來說,我自己覺得還蠻好看的啊!主軸很明確的就是奉尚弼跟河在伊為了揭開當年真相而努力、並試著扳倒在綺城濫用權力的偽善者與惡人,相較之下大快人心、且在最後又帶有一點希望感的,那種正義終得伸張、每個人都要為了自己的罪孽負責的主概念,還是讓人覺得舒坦的。這讓我想起了《悄悄話》的結局,當他們終究成功推倒了高牆、那種希望與光,會讓人相信──正義儘管可能來遲,但它終究會來的。

或許也因為這樣,讓最後的結局有一點出乎我意料的設定是,讓千勝載檢察官邀請河在伊跟奉尚弼回到首爾、進到特搜組,專門調查那些高級公務員私下的骯髒事,算是有所呼應吧!
7.jpg  
所以不得不說,看到結局時,我內心有期待《無法律師》出續集欸!如果能夠延伸下去,透過他們三人在特搜組的工作,去翻轉很多被權力與利益蒙蔽的真相──那些藏在偽善者面具之下的真實醜陋樣貌,不為人知的另一面,透過他們的堅持不懈而得以被揭露,某種程度上算是位居要職者的一種監察吧!SEE,是不是真的很適合拍成續集(笑)

好啦,扯遠了。其實一開始我有在中間段時,不太理解為什麼奉尚弼還要專程去請千勝載檢察官來綺城,畢竟他那剛正不阿的個性,就算知道奉尚弼的為人,大概也不會真的包庇對方。但看到最後一集突然發現,千勝載檢察官的存在,某種程度上在關鍵一戰時,以最公正的立場站在檢察官的角度、而那,就是奉尚弼等人所期盼,可是若不是千勝載檢察官可能就無法做到的。
2.png  
故事一直強調的「武法」與「無法」的諧音,其實我覺得是很有趣的設計──的確,有種說法是法律是給懂的人玩的遊戲,而對那些有權有勢的人來說,儘管他們本身不懂,也可以透過聘請一位律師而幫助自己位居上風,所以讓法律對平民來說是有距離感、甚至聽到吃上官司、上法庭之類的話就充滿畏懼的。可是實際上,誠如奉尚弼所說法律不應該是這個樣子──他用法律當作武器,用法律去對付那些惡人,這就是「武法」的真正意義。


我覺得李準基在這部劇裡之所以帥,是因為他既西裝筆挺的是個律師,同時又可以有一點痞痞地、且身手很好的「流氓」,雖然有一點遊走法律邊緣的感覺,可是卻是某種程度上的不得不。所以當他堅持要用法律來報仇時,那一瞬間讓「武法」其實本身就成為奉尚弼很立體的一個鑑別性。
3.jpg  
故事不僅鬥勇也鬥智,河在伊的媽媽假死、並偽裝成泰國指壓師麻麻進到車文淑宅第,到後來整個變相的,又利用車文淑想要除掉麻麻的心理,再次製造了「假死」,就像是拋出一個假的誘餌,強迫車文淑咬上,好似已經完美達成對方的目的,其實卻有另外一層。整個大雄幫的協助設計,到那「不為人知的假死亡」、至後來河在伊跟家人的終於團聚,說真的,每一步驚險的棋,讓觀眾在後來有點像看著三國鼎立的狀況,去猜測每一輪的布局。對我來說其實是精彩的。

而「麻麻」的死,就因此順了車文淑的意,讓南順子因此被逮捕。誠如奉尚弼所猜測,當初送給他那本冊子的,就是車文淑,她要借刀殺人的處理掉身旁這幾個知道她太多祕密的親信。而南順子跟安吳周,就成為她最棘手的兩個目標。

5.jpg  
正因為是因為利益而結合、因為權力而服從,某種程度上他們的忠心,都不是取決於信念上的認同,所以相較於奉尚弼還有無法事務所的眾人,很明顯的,只要大難臨頭,七人會就是分崩離析的一盤散沙,從很多集之前開始,就是奉尚弼最主要試圖離間的重點。因為當七人會是很堅固的狀態時,所有的犯法事實就被隱藏其中,無堅不摧,唯有讓那個看似穩固的結構崩塌,才有機會拿到裡面的不法證據。而順應著那本冊子,其實我覺得也讓安吳周跟南順子真正理解自己該選的路是什麼。

如果說車文淑很會操弄人心,某種程度上我覺得,到後來之所以取勝,也是因為她屢次的背叛讓人覺得信用破產,而同時,面對的敵手也是懂得人心,並且緊緊抓住關鍵人物的沒安全感這一點猛攻。
6.jpg  
就像姜妍熙說的,南順子最後在壞的選擇跟更壞的選擇中,選擇了比較不壞的那一個──某種程度上我覺得南順子跟安吳周的個性都是,如果逼不得已需要面對刑責,那麼他們絕對不會甘心只有自己受罰,所以,奉尚弼給她們的承諾是──不該擔的刑責不會由她們擔,可是該接受的懲罰她們也逃避不了,這是我覺得非常合理,也對無路可退的她們來說,唯一的方法。


姜妍熙其實是我覺得到最後態度比較矛盾的角色,好似很擔心媽媽、好像更相信車文淑法官(可是法官的態度不就很明確要媽媽認罪嗎?還是覺得她去跪地求饒可以讓車文淑利用關係網開一面?),總之不管怎麼說,我總覺得這個角色發揮的部分還不夠多,特別是在前幾集加入七人會之後,我其實沒有很特別看到她什麼改變。
4.jpg  
而透過千勝載檢察官的話或許也讓觀眾明白,也許是因為走過這一遭,也因為最後崔大勇的遺言,讓他明白了其實為了「復仇」,他犧牲了太多,而周遭的人都是這樣無怨無悔地試圖幫他,才漸漸把他的價值觀,從復仇、轉向「實踐正義」,這儘管是很微小的轉變,卻是我覺得最後不管是河在伊、或者是千檢察官試圖相信他的理由。

七人會這個組織到最後必然是兵敗如山倒,瓦解到屍骨無存,每一個人都是從極高的位置重重摔了下來,而不得不說,七人會裡面以法官為首,還包含市長、檢察長、律師、還有媒體等等,可以說完美的將所有掌控於組織手中,完全可以想像權力之大──這也就是為什麼,在最後的那場法庭戲時,河在伊會特別麻煩記者請外國媒體來吧!感覺就是把綺城內部的事情,試圖更擴散到全世界,讓他們無法再隻手遮天。而同時也可以發現,奉尚弼到後來也是慢慢建立起了自己的團隊:檢察官、記者,以及他與河在伊兩位律師,同時還有大雄幫一些「處理事情」的人(PS:有一段他們出征時,奉尚弼笑笑地說「看來你們把我當主角了啊,自己爭取鏡頭」時,我整個笑出來了啊)。

我說的是這一段!
9.jpg  
特別想要提一下安吳周,雖然最後幾集都在被通緝、逃跑的狀態,而且還三番兩次愛以河在伊作為威脅,還總是愛挑釁奉尚弼,最後幾集的關鍵武打戲都是安吳周跟奉尚弼啊!不過他卻是我在故事中最喜歡的一個反派角色。讓我蠻印象深刻的,是他要教訓人、在山邊小路等待對方時,竟然還哼起歌來,整段雖然有點暴力處理,可是透過這樣唱歌的行徑,竟也意外凸顯出一種幽默。或許是因為在那個時候,觀眾相對來說已經是比較同情這個被陷害到走投無路的安吳周吧!

就像他最後回到魚市場一樣,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的,不管是他還是南順子,都是為了車文淑而盡忠職守一輩子的活著,可是卻在最後成為被拋棄的對象,他們不甘心。儘管最後難免是抱持著兩敗俱傷的心態出庭作證、自白,但我覺得他們最後之所以站出來,也是一種為自己的這一生爭取一絲尊重的感覺。說來也有點感慨。
1.jpg  
最後當然要聊一下的就是關鍵角色車文淑啦。其實從專門設計一個橋段是要申請法官迴避,並且用輿論壓力逼迫車文淑擔任南順子案的判決(儘管我一度在想,反而讓外人看來跟南順子有私交的車文淑,就真的沒有問題嗎?),感覺好像有一點硬拖一集的感覺,可是從她起初安排洪法官去審理此案,有點「避戰」的感覺,到後來不得不親自上陣,我覺得給我一種她內心好像也默默明白奉尚弼所說的「結局」就到這裡了。你要說她自作聰明嗎?其實把手冊寄給奉尚弼是步險棋、卻也真的是對自己足夠有信心才敢做的方法,但是河在伊跟奉尚弼的聯手讓她措手不及,是不是回頭看,就相對看到很多所謂的「早知道」?

邪不勝正自然是戲劇中的準則,只是這世界有太多偽善跟醜陋讓人無力反擊──而就像奉尚弼所說,車文淑所處環境,讓她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手握著權力、甚至每一步她都不覺得自己做錯甚麼。她腐敗到不知道自己正在腐敗,而不過是抱著殘破的身軀、空虛的心,假裝自己還是完美個體而已。別具意義的在綺城最後一次審判的滑鐵盧,更讓人大快人心!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

《無法律師》
♪ 愛奇藝台灣站

♪ 線上看傳送門 │ 點我線上看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