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太多其實最重視的東西,都被我們輕而易舉地割捨。』

前幾集給我的感覺如果用一句話統整──就是一個渣男歷經奇幻旅程而回頭是岸的故事。

這裡的「渣」,其實我覺得只要是男人、大概都會有一點點這樣的因子──覺得怎麼婚前那個溫柔可人的妻子與現在眼前的女人判若兩人?怎麼婚後的生活跟自己想像中的不一樣?然後開始對生活有所抱怨、對妻子頗有微詞。別以為只有女人才會對婚姻有所憧憬,我覺得不管是男人、女人,都會有自己所期待的「婚後生活」,這一點,其實從第三集,經過「重新選擇」而來到了與惠媛結婚後的日子,那些他在與友珍的婚姻中所失去的,卻意外地都在新的生活中理所當然地擁有──這也讓他很歡喜的驚呼,這就是他想像中的生活,他更是堅信,當時那個關鍵時刻,因為友珍而沒能赴約,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IMG_2811.PNG  
我自己蠻喜歡這部作品的步調跟敘事方式,特別是在「重新選擇」的那個關鍵收費站與硬幣、以及那個關鍵的一天,前兩集從現實中的種種夫妻相處實況,以相對誇大且戲劇化的方式去處理,不管是老婆的暴怒情緒、老公的視角與想法,甚至還不斷穿插過去與對方邂逅、相處到交往的點滴,兩者對比還是不禁讓車柱赫覺得「這個怪物真的是我當年愛到想踏入婚姻的女人嗎?」。不過坦白說站在女性的角度來看,車柱赫很多行為真的是很豬隊友啊!

站在客觀的第三者觀看,自然可以看出這對夫妻的相處,其實是雙方都有一點問題的──車柱赫會給我一種還沒有扛起家庭準備的男孩感,而或許做為妻子與媽媽的友珍,也慢慢忘了去跟丈夫溝通,這樣的狀態其實絕對是長久下來的累積。育兒壓力、經濟壓力、雙方家庭等等,這些都會讓「兩個人的愛情」,添加太多現實因素。
IMG_2815.PNG  
誠如上述,站在我的角度看,難免還是會覺得車柱赫真的是很多地方不太OK,可是換個角度看徐友珍,卻也覺得其實她或許也有比較做得不好的地方──例如遊戲機一事,或許就有點做到太極端了;另外,儘管到2006年重新開始的階段,把徐友珍「不說」的個性塑造成她比較堅強、不願意恣意釋放脆弱,那些在後來第二次的相處中找到的答案,某種程度上或許都有點美化,畢竟我是覺得,不管以怎樣的口氣、方式、姿態、時機,她都必須要把自己的煩惱告訴丈夫才對。儘管因為生活跟育兒已經被壓得喘不過氣、儘管或許兩人根本已經很少有時間溝通,又或者、那是因為我自己還沒踏入婚姻才說得輕巧,但我始終覺得「溝通」跟「傾吐」是必要的。

就像後來的柱赫回想起友珍曾經說過──她不喜歡「單向通行」的道路,因為不管是人還是路,都應該是雙向的。只是這一點,不管是柱赫還是友珍,都忘記了。
IMG_2862.PNG  
整體來說比較像是平行時空的處理(尤其是失智的友珍母親總是有點錯亂的叫他「車女婿」、或者是友珍似有若無的會想起一些片段),但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個部分,是那個可以回到2006年那一天的收費站,車柱赫經過兩次。第一次是渾然未知的再過一天,而他以為是場「夢」,直到發現後來的日子在記憶上好像有些出入,才意識到那個收費站的魔力,也才知道這是他可以重新選擇的機會。所以這一次,他毫不猶豫的選擇赴約、進而來到了與惠媛結婚的這一個結果。

只是,當他以為一切都如同自己想像中完美、甚至是追到了當年多少人心目中的氣質女神而雀躍不已時,其實,他忘記的是,他太自然而然地拋棄那些他非常重視的人事物,因為一時的情緒而丟棄的,卻往往是他捨不得的。第一個震撼莫過於,因為他跟友珍沒有結婚了,所以他的兩個孩子自然就不會出生──他第一次明白,自己的自私,造成多嚴重的後果,改變命運是需要代價的──而這一段讓我超鼻酸。(我覺得這邊如果可以在前兩集把寶寶取名,再讓柱赫喊著這兩個不復存在的人名,應該會蠻有感觸的)
IMG_2854.PNG  
而再一次的選擇,就一定完美無缺嗎?其實每一段婚姻、每一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問題,只是每個問題呈現的內容跟方式不太一樣而已,就像即使在新的人生裡,是常常被笑稱「娶對老婆」的財閥女婿,可是跟友珍截然不同的個性,還是讓他不免內心產生了一點比較,剛開始甚麼都好、就像熱戀期,可是過了之後,就會慢慢在相處中發現對方的缺點,以惠媛來說,「公主病」自然是其中一點。我自己是覺得價值觀不同這個部分,就像後來柱赫所解讀的,惠媛長大的環境本來就是那樣,所以儘管揮霍、不太作家事且整天像個貴婦一樣的按摩SPA做美甲,也好像還OK,但是柱赫很介意的是她對自己雙親的態度──特別是當父母來到這裡,卻好像被嫌棄似的趕走;以及處處都要遷就娘家,像是逼著他拋棄原生家庭這個部分。
有了「家世背景顯赫」的媳婦卻少了兒子,是柱赫父母的最大感傷。

又或者是,他開始懷念起所謂的「家常菜」──這些都再再反映著他所期待的婚後生活,是需要被重新定義的。
IMG_2848.PNG  
嶄新的友珍以截然不同的樣貌出現在自己面前,獨立自主、美麗、愛笑又風趣,這些讓她更有魅力的形容詞,其實不免會讓他再次心動,而車柱赫內心最複雜的莫過於,他或許一直都有一種像是拋棄了對方的罪惡感(儘管友珍並不會知道),甚至我覺得,車柱赫也在與這樣全新的友珍相處過程中,重新想起了當時自己所認識、所愛上的她。

可是那些習以為常的習慣,像是知道她不喝咖啡、知道她家在哪等等,這些很小的事情對女生來說,都是會被打動的,不知不覺間,就會覺得「對方怎麼會那麼懂我」,默默地覺得是某種命中注定、相見恨晚。而對友珍來說,我覺得車代理假扮「車女婿」來安撫母親的這種貼心,是會讓她相對鬆懈的、甚至一度忘記對方已婚,這也讓兩人關係越往危險的地方前進。
IMG_2861.PNG  
車柱赫是不是其實有一點開心呢?關於友珍母親喊自己「車女婿」這件事情,我想起那場他索然無味的吃著牛排,然後從冰箱裡拿出友珍母親做的泡菜來做為配菜的那場戲,前後表情的對比,我覺得或許也是象徵了他「心態」上做的選擇。更遑論最明顯的,當好友尹鐘厚有意、並且正式對友珍展開追求時,他那個忌妒的佔有欲,也是呼應了其實他還是很喜歡徐友珍這件事情。當時之所以開車前往收費站,真的是一時的情緒激動,而他像是玩膩的孩子、終將想要回家一樣,漸漸地從重新相處的過程中,讀懂了過去那些友珍並沒有明說的情緒與傷心,也更明白過去的自己有多幼稚、讓友珍一個人多麼孤獨。

「是我把她變成怪物」這樣的認知,大大衝擊了柱赫。
IMG_2812.PNG  
她都忘了她是個愛笑的人,忘記了曾經那麼相愛的日常,忘記了是怎樣的勇氣讓他決心跟對方步入禮堂──這些在婚後被磨損的愛情,讓兩人走入了所謂的婚姻倦怠期,而最尷尬的莫過於,兩人都明知這樣的情況,卻無能為力、無所適從,因為即使今天的問題解決了,彷若明天還是會有一籮筐的問題等待自己,日復一日的,搞得人都懶了、疲憊了,曾經的情話也只剩下怨懟。這絕對不會是單方面的問題,這部《認識的妻子》雖然是比較奇幻的調性,可是我覺得在這一點上,卻是討論很寫實的夫妻相處與婚姻關係。

或許這可以說是「愛情的莫忘初衷」,車柱赫重新認識徐友珍的過程,也因而一再檢討自己過去的不是。
IMG_2863.PNG  
可是多感慨的是──如今,他若想挽回什麼,卻好像又只是再一次成為婚姻裡的逃兵,只是不知道怎麼覺得婚姻的問題,就選擇逃避、擺爛,當初太過輕而易舉放棄的人生,如今回過頭來,才發現那是最想要的──如果能重來一次,他會做出甚麼選擇呢?也許,也就只是回到最初而已,而這一次,他會知道怎麼改變,會知道怎麼不要讓兩人走到那樣的景況。或許可以說,透過這一次「重來一次」的旅程,車柱赫是長大了,也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更有責任、也知道該怎麼保護對方。

只是,他找得到方式回去嗎?
另外一方面,其實應該已經有點心動的友珍,是如何去看待這所謂的「測試」?甚至,其實我很好奇,故事最後會不會安排讓他知道車柱赫「選擇」了另一個版本的人生?就這一點來說,我覺得其實是很虐的,對女性而言。
IMG_2857.PNG  
其實就逃兵這件事情而言,或許惠媛跟李有鎮、那個假大學生的部分,也是給了車柱赫一點解套,但是這樣一個任性、被捧在手掌心的公主,若是被欺騙而受傷,或許也會是蠻大的爆炸點,這部分就不知道車柱赫會怎麼處理了。只是我總覺得惠媛的頭髮在一個很奇怪的時機點剪短(我記得應該就是在健身房的那一場開始?),我覺得沒有特別讓我覺得有甚麼意義點的時刻改變髮型,是有點讓我錯愕、出戲的。如果真的要剪,為甚麼不要用來區隔時間呢?其實我蠻不明白這部分的。

最後我想要聊一下,其實在銀行上班這個設定我自己覺得蠻喜歡的,也透過相對比較小的社群、一個銀行分行,看似瑣碎的工作項目,卻更能夠看得出日常的互動、相處,這部分的寫實性跟生活感是我很喜歡的。當然,像是遇到電話詐騙犯時,車柱赫跟徐友珍的默契,也是我覺得得以讓兩人關係自然拉近一步的關鍵,同時又很有戲劇性。我自己挺喜歡那段呈現的!

我自己覺得這齣劇對我而言本來吸引力沒特別高,頂多就是因為池晟,但實際看了之後覺得有蠻多段戲都讓我很驚喜!會讓我想要繼續看下去。

《認識的妻子》
♪ 愛奇藝台灣站 │ 每周四、五上午10點更新
♪ 線上看傳送門 │ 點我線上看


圖片來源:愛奇藝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Instagra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