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pg  
『請原諒我,原諒我不成熟,不愛你是藉口,好讓你離開我。──蕭敬騰《原諒我》』

私心還蠻喜歡《認識的妻子》的,我覺得是用很倒敘的方式在處理典型的愛情故事──透過「重新做選擇」這樣的奇幻設定,讓故事從婚後拉回到婚前,重新邂逅的人生,卻像是命中注定一般的,再次對彼此感到心動,我覺得先撇開那些可能蘊含的一些婚姻真諦或者警世,光是這樣有點顛倒的敘事方式、非典型處理的愛情,我自己就覺得挺有意思的。而在故事中每一次的「回顧」,其實都讓車柱赫備感鼻酸。

是在重新認識友珍之後,才發現很多事情只是他忘了,原來他們曾經那麼努力的相愛著,而且至今依然愛著。

4.jpg  
就像岳母喜歡吃香草冰淇淋這件事情讓他有所感慨──為甚麼有那麼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呢?一再這樣細瑣的小事,都讓他後悔過往的疏忽。當他正抱怨著自己過得很辛苦、很痛苦時,卻也忘記了注意到,其實友珍也是同樣辛苦、而且也承擔著那麼多壓力。過去的他,只看到自己。

其實我覺得這不算是車柱赫個人行為,而是每個人都會在最後不知不覺的變成這樣的狀態,慢慢對於身邊的人習以為常的任性,甚至就誠如友珍父親的忌日一樣──只是今年沒去而已,明年我一定會去的──但就是這樣的想法,導致他每年都缺席。
1.jpg  
但是,就誠如當年他做了跟友珍交往、結婚這個選擇,輕而易舉地拋棄兩人的婚姻與孩子,轉而投奔他以為會更完美的婚姻生活,這也是車柱赫的選擇,因此,面對友珍現在這個讓自己依然心動的樣子,儘管感性上還是無法祝福,礙於身分,卻也只能夠看著友珍跟自己的好友交往。其實說來,心情也是挺複雜的吧!因為他儘管吃醋、忌妒,也沒有任何的立場可以反對。

甚至就在他誤會那個兩人親吻的畫面、進而產生了「自己絕對不能放手」這樣的想法時,就算後悔,卻也找不到回去的方式。
8.jpg  
可是這樣的車柱赫,不難想像其實是會讓徐友珍心動的──因為,有個男人可以準確的猜中自己的心思,知道自己那些或許並沒有告訴別人的小秘密,我覺得這個前提,在友珍總是覺得「代理好神奇,怎麼會知道這個」的同時,好感就是持續累加的。某種程度上,我相信女人在這個瞬間都會產生一種相見恨晚的情緒,儘管知道車柱赫已經有妻子,卻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我並不會覺得徐友珍是衝動地、或者把鐘厚當替代品的心態在答應交往,而是或許就像那個「確認」一樣,她對於尹鐘厚的好感、喜歡、相處融洽,是不是不等於像對車柱赫一樣的心動?我覺得,她也想要從「交往的一個月」內,得到答案。
7.jpg  
但仔細從情節中就會發現,徐友珍對於「男朋友」這件事情還是很沒有真實感,所以才會常常在自己慌亂無助的時候,忘記可以求助於尹鐘厚,而車柱赫的出現,某種程度上也是在彌補前一段人生的婚姻生活中,自己「車女婿」這樣的角色扮演得多不稱職──而諷刺的是,徐友珍的母親卻又是唯一一個在新的人生裡,還記得他原本位置的。彌補心理當然有,但是不是在這個全新的人生中,罹患失智症的友珍母親,卻意外成為跟車柱赫有個共鳴的「知音」呢?

當然,像徐友珍的媽媽突然跑去銀行找他這樣的事情的確會造成誤會,只是某種程度上,會發現車柱赫並不排斥這樣的稱謂。而這些、對不明白車柱赫更複雜的心情,甚至將其當作車柱赫的溫柔體貼,都讓友珍更加心動。
12.jpg  
其實我覺得,這樣岌岌可危、好像差一點點就會偏離正軌的關係,在兩人相處中,都產生一點點的微妙的氛圍,兩人充滿深情的眼神與對話中,都是滿滿的壓抑跟克制,用徐友珍的說法,倘若這一回她不恣意妄為、任性而活,那麼她就會不管一切的公開自己心意吧?

當然,這樣的狀態,還是會有被發現的一天,起碼從種種跡象中,李惠媛就發現了這兩人之間好像有點什麼(另一個我覺得發現兩人感情狀態的,應該會是車柱恩),這也導致惠媛在酒後上了黑幕論壇,毀謗了徐友珍。
11.jpg  
其實不管是黑幕這樣的匿名論壇、到新來副行長傳言等等,總覺得《認識的妻子》都會在一個蠻提前的時間點,為後續的事件作鋪陳,儘管到後來會覺得挺合理,可是在剛冒出來那個當下,難免覺得有點突兀,例如「黑幕APP」是在第七集的三對CP旅行中提到,但是到第九集才爆發事件,這兩集的落差,一度會讓人猜想「第七集內他們只是在單純閒聊嗎?」。但不論如何,我覺得有事前鋪陳,終究還是比較好的。

而惠媛的爆料,自以為天衣無縫的,卻在最後還是讓友珍跟柱赫知道是她的所作所為,坦白說反而沒有去大吵大鬧、沒有去理論,這樣相對有點沉的處理方式,於我來說更讓人印象深刻耶!
10.jpg  
因為更讓人感受到,柱赫跟友珍的情緒受到影響,一部分是或多或少知道兩人處在危險、即將失序的邊緣而有罪惡感,同時,對柱赫來說,卻也充滿了「我害她變成這樣」的虧欠。可以發現,或許是經過友珍的事情,他對於婚姻有了新的體悟,所以儘管他有很多受不了惠媛的部分,可是卻也不免想著,妻子變成這樣,是不是又是自己造成的呢?但對我來說,像是惠媛對於雙方父母的態度差異,乃至我覺得對柱赫父母的不尊重程度,其實都是讓我自己覺得很NG的事情。可以理解惠媛惠希望丈夫重視自己娘家,可是我覺得她沒有付出同等的尊重與包容,甚至輕重緩急搞不清楚,我自己其實很不喜歡惠媛的人設。

百依百順、把自己(與自己想做的事情)擺在第一位、聽話的丈夫,其實可以發現惠媛真的是公主病到有點過頭啊(笑)。
而試圖欺騙她感情的賢洙,某種程度上也是她毅然決然就提出離婚的關鍵──但我其實蠻期待這一段的後續會怎麼繼續發酵的。
2.jpg  
第十集最精采的,大概就是友珍終於在酒後,吐露了自己的真心──當然也是情緒澎湃使然,某種程度上,因為她陰錯陽差看到了賢洙跟惠媛在一起的樣子,不免也讓她替充滿自責的柱赫打抱不平,或許是因為這樣,心疼起柱赫在婚姻裡的委屈,才會一股腦地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對方?

而其實另外我自己也覺得很好奇的是──柱赫說的「我們不行」是為什麼呢?是因為他的自責與虧欠、還是因為某種程度上覺得自己「兩段婚姻都失敗」,不希望再拖累有真的人生?另外,友珍的夢境與媽媽所畫的收費站也一直讓我很好奇,最後會不會讓一切都「真相大白」呢?

圖片來源:愛奇藝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