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ng  
『有個時代,所有人對於未來的想像,都是酸澀的。』

史上最浪漫莫名的,大概就是《陽光先生》裡,崔宥鎮不僅送槍給高愛信,而且還附贈親自教導使用方式與訓練服務的這一段吧(笑),不過我覺得這一段其實也更加凸顯高愛信與當時後其他女子不一樣的地方,例如送花、送珍貴的飾品等等,這種絕對無法打動高愛信,她所追求的是更崇高、更遠大,同時可能也是對女性而言比較被視為「異類」的大義。儘管說真的,我自己看到第18集常常很疑惑的是──他們追求的大義是甚麼?在那個義兵組織內,環環相扣的關係,以及真正的「幕後老大」,我覺得儘管好像都慢慢有了些輪廓出來,可是我覺得有些他們的舉動,好像打著大義之旗所必須的犧牲等等,都不禁讓我再再回想當時崔宥鎮問高愛信的──你想要守護的那個世界,能讓誰活著?
g.png  
例如讓人極其揪心的,是高愛信接到必須射殺崔宥鎮的任務──儘管崔宥鎮在前往陶坊時感覺就有覺悟,可是那種「死在她手上也無妨」的覺悟與癡情,甚至於高愛信的猶豫與心痛,都不免讓我覺得,也許很多人會覺得在大時代之下,小情小愛都是無謂,可是在無比真摯動容的情感之前,逼迫著兩人站在對立面、逼迫著高愛信必須持槍對準心愛男人的這份「使命感」與「愛國心」,反而是讓我覺得很弔詭的,畢竟,我覺得在那個階段,儘管會覺得崔宥鎮的立場很模糊,而步步逼近的、那關於高愛信父母與整個義兵組織的真相,我其實看到18集來,始終有一種,他們已經像在守護一個不可告人的祕密一般那種感覺。這點當然無疑是懸念,但是整個情節的鋪陳,卻也不免在讓我猜想,高愛信的確是陷入混亂了。
b.png  
我覺得,或許是因為她接觸到「核心」的部分比較少,當然一部分是因為張獵人想要保護她、祖父也不希望她真的涉入太多這樣的想法,可是正因為知道的太少、又因為崔宥鎮的因素,我覺得高愛信是因此會產生一些疑竇的,每一次接獲任務到實際行動,她是不是越來越在其中感到混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行動?甚至我覺得高愛信給我的感覺是,她越來越遲疑自己所投入的組織,它所希望守護的信念是不是跟我一樣?

就像她與陽花因為各自不同的原因,去到李菀翼的住所並對峙,後來揭開彼此身分之後,彷若有了彼此秘密一般,成為一種很微妙的「夥伴」關係(而實際上,她們其實應該是「夥伴」才對,只是彼此並不知道)。這場吃蛋糕的戲,感覺像是兩個女孩子吃著下午茶,卻談著極為嚴肅的話題,是我覺得挺有趣的反差。
j.png  
其實上述我所提到的疑惑,想必在工藤陽花身上也已經開始發酵,某種程度上來說我不覺得她真的完全忠心於組織,她應該只是因為想要藉由李正文的力量來尋找母親而已,另一方面,或許也不想要再如此被動地隨著父親的「需要」而嫁給誰,某種程度上,她也算是那個年代女權意識相當突出的一個角色,也是讓我覺得表現很驚豔的一個演員!只是,當她發現李正文或許一直都知道母親的下落,可是或許是為了利用她、綁住她而三緘其口,我覺得這件事情是會讓她的信任感瓦解的。

這也是我覺得《陽光先生》中反倒讓我覺得很意外的一種走向、儘管我不太確定這是不是編劇試圖傳達的意念──所謂大義,真的值得犧牲一切嗎?
h.png  
因為在我看來,那是一種自私,相較之下親情、友情、愛情,歷史時代下的這些人們,他們真實存在的情感,我覺得才是擁有撼動一切的力量,如果你所想要守護的理念,必須犧牲掉這一些,必須藉由自己的手而大義滅親、必須讓自己處於被利用的狀態,我其實會困惑的覺得,這樣值得嗎?而說到這個,像是金熙星喜歡「無用之物」的說詞,我覺得好像也是在那樣的時代之下,一種無力、一種贖罪,越是無為而治、遊手好閒,也更突顯了他對於自己的「背景」與力量,是產生質疑的。就像愛信的祖父告訴他的,他知道金熙星為什麼像逃亡般去了日本就不回來,因為這裡有太多他所必須要感到抱歉的人。

其實《陽光先生》的五個主要演員我都挺喜歡的,各有各的鑑別度、代表性與力量,也都有吸睛表現。像是這三個「奇異的友情」,總也是故事中讓我覺得很有趣的一段。
f.png 
不一樣的身分與階級,甚至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情敵」的崔宥鎮、金熙星與具東邁,儘管在比賽裡已經分出勝負,高愛信已經心有所屬,可是他們還是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平常動不動就要說把你砍成兩半這種話,可是卻也發現這是他們獨特的相處模式,像是當具東邁含冤入獄時,他們還是拚了命的想要把對方救出來。其實我覺得故事到最後,這幾個人應該都會成為很有力的「戰友」。

而金熙星從無所事事,到決定成立只有韓文的報社,可以說是他被高愛信影響,也可以說是他終於找到自己能作為贖罪、能用自己的力量做一點什麼的方式。自己的媒體,的確是有這樣的力量的。
a.png 
就像第十七集出現的森隆史提到的,韓國人其實是有一種民族性的,必須要把他們所謂的「民族性」、精神象徵摧毀,才有機會整個征服韓國──其實如果熟悉歷史,大抵應該會知道結局走向,但故事中大家仿若還是會被心繫於高愛信所想要守護的、堅持的──對,其實我覺得就像最後,我猜高愛信應該會是所謂的精神象徵(畢竟原本大家對於「小姐」就已經有一定的尊敬,倘若知道小姐的另一個身分,的確是有號召力量的),與此同時,觀眾也隨著故事,慢慢會比較傾向於高愛信那一邊,也好像會自然而然地覺得,她就會是最後的一個關鍵。這是我覺得很有趣的一個鋪陳。
l.png  
而這幾集中有一段也讓人覺得很感人的,莫過於明明愛著高愛信、卻為了高愛信而選擇解除婚約,那在火車上說的、願意當她的影子,願意把自己未婚夫的身分作為她的盾牌與保護色,金熙星或許一方面是知道高愛信的心意、另一方面,也是知道自己是虧欠崔宥鎮的,所以他只是哭著把下聘書燒掉,只是跪著陪高愛信一起爭取,因為他知道,他沒資格去爭取什麼。他背負著其實太多。

金熙星也的確從起初吊兒啷噹的角色,後來整個搖身一變成為暖男啊,讓人看了覺得超揪心(好感度整個有增加)。
e.png  
另外一個好像也是浪漫,但好像「風格」不太一樣的,就是具東邁,這真的也是一個很多觀眾很喜歡、覺得極其迷人的一個角色!坦白說,就像第11集的最開始,當學堂的學生問高愛信,SNOW、SUNSHINE跟STAR你喜歡哪一個時,她的答案是,「我也不知道」。觀眾也真的好像無法選出來啊!(笑)不過說到具東邁,其實我一直覺得他在一個很固定的位置,偶爾地、想多靠近一點的方式,像個孩子一樣地吸引對方注意,這是我覺得很可愛的地方,儘管他的方式或許有點孩子氣,但像是還錢、見你一輩子這樣的設定,都讓人莫名其妙的覺得,這樣的愛情好酸澀啊。

不管是想要陷害高士洪連帶「一石二鳥」想要除掉具東邁,或者是具東邁主動去找高愛信祖父這些片段,我想,具東邁絕對可以說是高愛信的守護騎士了。
d.png  
其實我覺得《陽光先生》是以一個、感覺環環相扣的單個事件,慢慢堆疊出在這時局下的所有角色存在不同立場、身分與「任務」,而被迫行動的,以及能夠依照自己主見而行動的,我覺得就已經有很大的區別。我很喜歡《陽光先生》的一點,是儘管有那麼多角色需要處理,可是用很剛好的篇幅的切入角度,讓每一個角色都是那麼迷人且立體,同時我覺得,儘管是這樣可以說相對艱澀的題材,可是卻被揉合成一個觀眾很能夠入口的戲劇,對我來說,是商業性與娛樂性都兼顧的作品。

而說到這幾集一個讓我覺得很印象深刻的片段,絕對不能不提的就是約瑟夫死亡的這一個部分──崔宥鎮複雜的情感,太多的心痛與眼淚、難過,以及一切的打擊,種種襲來的回憶,與給予自己重生的約瑟夫再次相見,卻是具冰冷的屍體──這一段戲, 李炳憲表演得太細膩、太有渲染力的讓人心酸。
k.png  
其實讓人印象很深刻的是他的「立場」,一句「人們總是說我不屬於任何一方」,看似沒有情緒的平鋪直敘,卻其實蘊藏著太多的無奈與悲哀,他找不到所謂的歸屬感,沒有家、也同時沒有了「國」。韓國是他的故鄉,他對這裡絕對是有一定程度的情感依戀,可是美國卻是讓他「活下來」的地方,儘管曾經受到歧視與霸凌,但那些熬過來之後,卻不可諱言的,「美國軍官」這樣的身分成為他保護自己、以及保護高愛信絕佳的工具。不管是擔任武官學校的教官也好、察覺了學生們的「蠢蠢欲動」也好,甚至是在美國公使館、義兵、皇帝面前的多種身分切換,往往讓人不太確定他的深謀遠慮,但,卻彷若是因為這樣才更為迷人。

因為,重要的不是他是哪國人,而是他正在做著他自己覺得「對」的事情──而且誠如高愛信所說,事實上證明,他總是沒有錯的。
i.png  
李菀翼疑似發現了愛信的身分,以及義兵想要守護的秘密,無非會是故事的高潮點──當然,林公使將帶回的「日韓議定書」也會是一大關鍵,但或許在這些風雨欲來之前,像是崔宥鎮與高愛信的「悄悄戀愛」,甚至是兩人笑著談論也許有朝一日,愛信能夠到美國讀書、生活的種種,那如詩一般的片段如此夢幻,摸著地球儀上的那塊太過遙遠的土地,她心裡有期待、有夢想,明白自己所認識的世界太小,而想要看看世界,明白自己能學習的知識太少,而想習得更廣闊的知識,而最重要的我想是,她想去看看那個他長大的地方。

我私心很喜歡這一段!說起來,像夢,像不可能兌現的期待,可在兩人的談論裡卻又如此美好,在那種帶有期盼、卻蘊藏諸多無奈與酸澀的話語裡頭,有著微酸的幸福。

圖片來源:NETFLIX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