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pg  
『該放手了,別強留了,讓他走。』

9/9我去看了PTS公視新創電影短片專題展,而那次,其實是我第二次看《防蚊貼片》這部作品。由於大抵知道故事走向及最後的「秘密」,因而我有更多餘力去觀察一些演員的表情以及細節,也藉由映後的Q&A,意外地感受到另外一個層次。我覺得《防蚊貼片》看第二次其實是更有感觸的。

你怎麼看待「器官捐贈」這個議題呢?其實近來、從不同角度切入,有非常多影片都在探討這個問題,儘管對很多老一輩的長輩來說可能還是比較難以接受的觀念,甚至會像劇裡的凱凱媽媽一樣,會有一種「好像我親自宣判他的死刑」一樣的感覺,但是,能夠幫助人的這個事實,卻是千真萬確的。

1.png  
我想,遺愛世人其實這個道理大家都是明白的,只是,當事情發生時,誰又能讓理性去凌駕感性?就算知道醫療上的不可能,還是會隱隱的期待奇蹟出現──就像故事裡的媽媽,一再再的反覆提問一些對觀眾來說、對專業的醫療者來說覺得荒謬的問題,就連凱凱爸爸也都表示「妳還不明白啊?」,像是有點煩躁的回應著。可是,那一種放不下的心就是懸著,她很期待聽到「自己想聽到的答案」,可是卻一直聽到讓自己更失落的回答。

好像全世界只有她不願意認清現實、她也明白,可是換著角度想,是不是全天下的人都放棄凱凱了,只有作為母親的自己,還有救他的意願?她一直擺盪著、遲疑著。

3.png  
整部片其實還算挺工整、且完整的描述一個「接受死亡」的過程,儘管片子大約只有20幾分鐘,可是我覺得情緒的轉折卻是很細膩的,每一個階段會有的「悲傷」是不一樣的。而,讓人蠻印象深刻的其實也是江沂宸跟媽媽何子華的對戲,從剛開始她的道歉,儘管凱凱爸爸說著「沒關係啦」、「不能怪妳」之類的話語,可是媽媽儘管不語,眼神裡卻滿是責怪。所謂「如果我沒有叫他來找我就好了」──但,意外的發生,誰能夠預想得到?

世界上最悲傷的其實莫過於,妳內心其實知道自己不能怪她的,可是卻又忍不住地對她產生一些不友善的情緒。不是故意的,但,就是藏不住、壓抑不了。
4.png  
回到兒子的房間、看著兒子的社群,在她透過這些凱凱的痕跡而「嘗試說服自己凱凱不曾離開」的過程中,卻發現兒子似乎有著自己不太清楚的一面,這件事情對她來說是個衝擊,同時,卻也是逼迫她去面對的一個轉捩點。她很努力地想要替凱凱證明什麼、就像是全天下的父母都會替自己的子女說話一樣,但是,在與小麗談話的那場戲,兩個女人用自己的方式傾吐、訴說,並且好像也突然間被解開某個心結,覺得,該放兒子走了。

「防蚊貼片」在故事裡的意象,其實最開始我覺得是一種屬於母親的叮嚀日常,以及在凱凱其實有點排斥貼這個東西的這件事情上,反映了其實孩子長大了、終究是會離父母越來越遠了,畢竟他們有了自己的生活,但到最後,凱凱的「秘密」,卻發現其實在內心深處,他還是記得母親的叮嚀──家人,不見得要強留在身邊,反而是這種不明說的情感交流,才讓她終於明白──該放手了,別強留了,凱凱還是會活在他們心底的。
2.png
但我也很喜歡練健輝導演的解釋,他覺得,像是一種屬於母親的「護身符」,而最後她為凱凱貼上防蚊貼片的行為,彷若是作為母親可以給孩子最後的保護──因為就像她曾經問過醫生的,她也好怕,凱凱在手術過程中,會痛。 

從事發突然的衝擊、不願面對、自欺欺人到後來的接受現實──我覺得,反而是到最後的「接受」,才讓悲傷真正得以釋放及紓解,因為你會真真切切的意識到,凱凱離開了。我自己蠻喜歡的是,本來以為多數的篇幅著重於凱凱母親的身上,可是在最後一場計程車上的戲碼,屈中恆的表現,卻也讓我赫然發現,他也只是硬撐著而已,相較於凱凱的媽媽花了一些時間讓自己試著去接受、不再逃避,凱凱的父親到最後的哭泣與宣洩,用相對少的篇幅,又更凸顯了華人社會裡「父親」的角色設定──他覺得,自己不能倒下。


江沂宸在映後座談提到,這場戲好像有一種爸爸跟媽媽的情緒呈現交叉的感覺,對我來說也是看第二次之後,突然覺得這樣的感覺更強烈,因為好像在最後,「父親」的悲傷才被傳遞出來。我從中感受到的,那喪子的哀痛太過強烈,而最後一場戲我覺得收得蠻漂亮的,留下的後勁跟餘韻都很強烈。

圖片來源:公視+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