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ng  
『真誠的一句關懷,也許就是最無法抵擋的浪漫。』

來分享一下這齣我自己看了還挺喜歡的《今日的偵探》!本來只是覺得好久沒有看到偵探相關的題材,儘管知道是比較驚悚的類型,但還是鼓起勇氣看了,結果讓我自己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我看得很上癮耶!從最開頭就完全CATCH住我的眼光,充滿懸念的開始,到衝擊性的收尾──男主角竟然「死了」!?這真的是讓我始料未及的發展。

而在文章最開頭我也想要分享一下,其實我覺得這齣戲雖然類型不是以愛情為主,可是我反而很喜歡一些很不刻意、相對來說比較寫實、關懷,甚至在互動中感受到「與對方的共鳴與欣賞」這件事情,是我覺得這齣戲在情感面經營裡,我自己很喜歡的部分。
2.png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因為他們彼此在對方身上感受到了一樣的雷達,是因為共同的傷痛、也可能是因為有同樣的目標。故事一開頭,就以兒童失蹤命案為契機,直接讓李多日展現驚人的觀察力、以及邏輯推理能力,發生在幼稚園裡的連續離奇失蹤案,讓故事在剛開場不久,就是非常有懸疑氣氛的。儘管相對來說「疑犯」相對明顯,可是反而手法是讓我覺得比較有新鮮感的。不過,我自己覺得這個失蹤事件最重要的,是促成了鄭汝蔚跟李多日的認識。

因為,鄭汝蔚因緣際會地發現,李多日是一個相對來說對所有事情都保持懷疑態度的人──就像他告訴小妹妹世琳所說的,他不相信任何人,只是需要經過證實之後,才會去選擇相信,所以,他並不排斥一切的「可能」。
3.png  
而這對鄭汝蔚來說是極其重要的「特質」──因為,怡朗的事件裡,儘管明擺著是自殺,但是那個只有汝蔚看到的女人,始終讓她無法不去介意──所以,儘管是使用一點小伎倆,也試圖加入這家「偵探事務所」。其實我很喜歡的一段是莫過於、男女主角的「第一次對戲」,看起來是普通的面試,但是卻發現兩人都語帶玄機,可以說是某種程度上的「各懷鬼胎」,在彼此的試探與過招中,一句「我沒有豋過徵人文」,宛若回馬槍一般,瞬間讓觀眾驚愣,前面看似所有閒話家常,都變得更有意義。

儘管是這樣有點諜對諜的情景,可我覺得正因為彼此的立場與睿智,反而讓兩人是對對方有好感產生的。
4.jpg  
就像──她直覺的感受到李多日出事了,以及想到了製造騷動、調閱博物館監視器的方式(為知道「在幼稚園外的李燦美老師是甚麼樣子」),甚至是僅在一瞬間、看到籃球穿透了李多日,就推斷出他已經死了這件事情──不得不說,她的冷靜跟睿智是讓人佩服的、也令多日刮目相看的。坦白說第四集末,當兩人一起追著經理來到頂樓,李多日沒有辦法抓到經理的那個瞬間,鄭汝蔚冷冷地說一句「因為你已經死了」這句話,讓我整個期待《今日的偵探》更新期待了一週!完全心繫於此。

坦白說,這讓故事其實是也充滿一種感傷氛圍的,特別是每次那種小小的粉紅泡泡湧出時,卻又不免悲傷的讓人覺得──可他們已經天人永隔,可一切已經相見恨晚。更遑論為了讓所長相信,所以帶他去尋找自己屍體,甚至是「從吃潛艇堡的特殊喜好」來證明鄭汝蔚所言不假,到後來吃東西的整段,都讓人覺得格外悲痛。
6.jpg 
不過,找不到屍體這件事情,就跟神秘紅衣女子穿插著一些她躺在病床上,像是植物人狀態的幾顆鏡頭一樣,讓人不免猜測,與其說他們是鬼,會不會其實是一種靈魂出竅?坦白說我自己是有這樣期望的,希望李多日的「肉身」未死,因為如果真的他已經死亡,不管是屍體的消失、「找不到李多日」的失蹤狀態,甚至像是沒有辦法恣意穿越門這種好像「鬼」應該要做得到的事情,就沒有辦法有合理的解釋。其實我覺得有時候會反而覺得「碰不碰得到東西」這件事情,有一點點讓我出戲(例如他怎麼能坐到床上?怎麼能碰到助聽器?之類的),但是如果他的狀態是靈魂出竅、或者後面有解釋這一塊,或許可以更為流暢一些。

而透過紅衣女子的「下手目標」,慢慢導出她過去可能的故事,進而帶到她的可能身分──這其中「推理」的成分讓我覺得非常感興趣。
3.jpg  
紅衣女子其實從來沒有真正做過什麼,但是她所說的話,全都是直搗人性最隱晦的弱點、最塵封在內心深處的秘密,這些動搖人心的蠱惑之言,那種被說中的赤裸,再再影響了每一個人的身心靈,就像汝蔚曾經一閃而過的念頭──因為妹妹所必須承擔的責任,又或者是壓力,在相處之間,或許也曾經流露出一點這種情緒吧?但,這些都是疲累之下可能的想法,不是因為不愛,只是因為累、壓力、責任,可是日常就在這些當中,或許造成了彼此的壓抑,就像鄭汝蔚日後回想起了買房、在房內搭帳篷的那一段,與妹妹的「針鋒相對」,這些有點違心的言論與反應,以及日後的回想之下,都會有更多的懊悔與自責──這些,都會成為弱點。

或者說,因為這些情緒的堆疊,儘管只是風吹草動,都在人脆弱之下、不堪一擊時,可能成為致命關鍵。這種時候,太需要旁邊有人拉著自己,例如在多日身旁的汝蔚,也例如在汝蔚身旁的多日。
1.jpg
就像我最開始所說的一樣,這兩個人那種帶有一點悲傷色彩的粉紅氛圍,一直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小細節,不管是相信、關心(擔心對方的情緒、或者是擔心對方沒有好好的吃飯與休息),很多時候都會讓人忘記,他們也不過剛認識不久。或許因為面對同樣的「難題」,有著一樣的目標,可以發現彼此好像在很急速的時間內,就有凝聚力的感覺,她協助著他、他也守護著她,像老夫老妻、也像家人。

李多日的過去──不管是母親、又或者是軍方內部告發者的背景也好、鄭汝蔚與妹妹的故事也好,我很喜歡在前幾集就完整鋪陳了主要角色,那在很開始的階段,就讓觀眾對於主角有情感上的認同。
2.jpg
而除了主角之外,可以發現其實也有些角色慢慢在鋪陳與堆疊,這些「跟一班人不太一樣的人」,也因為他們的一些不尋常,可能都會成為破案的關鍵,例如,這個感覺得到「靈魂」的法醫。儘管不是像鄭汝蔚一樣那麼明確的可以看見、甚至李多日可以碰得到她,但是她透過「感覺」,又或者是透過她比較特殊的力量,默默地也推導出了──「有一個讓狗狗跟李燦美死前都非常害怕的人」存在,從不同的角度跟面向,步步逼近了那個「紅色衣服的女人」。

其實我有一個小片段蠻印象深刻的是,當被綁架的小朋友在白紙上畫出了身穿紅衣的女人時,小小的情節、卻讓我意識到──啊,孩子其實就會把自己所想的、太害怕所以塵封的,都透過繪畫等方式表現出來。我常常覺得藝術有很奇妙的力量,我想,對孩子來說,是一種抒發。
5.jpg
而關於那名看似冷漠,卻其實默默關心著汝蔚的警察──對,其實我覺得他之所以對鄭汝蔚那麼冷淡、甚至有一點嚴厲,正是因為在「科學辦案」的世界裡,他希望能夠讓鄭汝蔚放棄希望,因為如果她一直執著,鄭汝蔚的人生就沒有辦法繼續前進,就像她將曾經懷抱的夢想(去旅行的那個大背包)收起來一樣,一直執著在這起案件上,鄭汝蔚沒有辦法離開,只能停滯不前。可是,從發生事情的當下率先會打給這名警察,也說明了其實對汝蔚來說,不會因為鄭怡朗是孤兒、而且又有聽力障礙而在最初抱持異樣眼光的他,是不一樣的。

但是大家不覺得,李多日問鄭汝蔚為什麼不打電話報案、反而是單獨打給這名警察時的語氣,有一點點像是吃醋嗎(笑)。該不會偷偷地也要在《今日的偵探》裡引渡一些像是這種忌妒、吃醋又因為自己已經死掉而虐的感情線吧?
1.png  
回到最初,關於「偵探」這個在韓國並不算是合法的職業,其實也變相的象徵這故事的屬性,是建立在或許以科學角度沒有辦法破案的事件上,也可以注意到,前幾集不論是神祕的紅衣女子、又或者是李多日叫鄭汝蔚以妹妹的手機發一封「為什麼對我這樣」的簡訊,來讓餐廳裡的所有員工開始人心惶惶,進而有些騷動與後續的連鎖反應──這些都可以反映出,故事想要講得很大的重點,是「人性」。這是我覺得故事很有趣的一個立足點,也可以說,是我之所以會看得蠻欲罷不能的其中一個關鍵。
(不過不得不說,有些有點驚悚的橋段,我覺得氛圍也是抓得不錯的!)


《今日的偵探》
♪ 愛奇藝台灣站 │ 每周四、五10:00更新
♪ 線上看傳送門 │ 點我線上看

圖片來源:愛奇藝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