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jpg  
『成為夫妻之後,才開始學習屬於夫妻的相愛法。』

我覺得《百日的郎君》有超乎我原先期待耶!不僅主線有在逐步推動,且元德跟洪心的愛情,其實是有跟著「找尋記憶」這個主軸在慢慢堆疊並且經營的。像是剛開始因為失憶、平民生活的不習慣而發生種種趣事、甚至是闖禍等等,一度讓洪心對這位「郎君」頗有怨言。一度為了不還債而在官衙稱之為「無用男」,或許某種程度上也造成了元德有一種不想輸人的好勝心,開始想要證明自己。或許是作為「男人」,不願意被看扁的好勝心吧!其實看到洪心屢次陷入危險、元德跳出來解救,都可以發現兩人儘管剛開始相當陌生,可如今卻已經漸漸開始習慣彼此的夫妻身分。

或許所謂的「夫妻」是一個轉捩點,是從婚後重新適應的新生活、新身分。
10.jpg  
隨著時間,漸漸的,元德身體自然記得的那些,像是識字、武藝等等,開始流露出來。甚至也讓洪心開始意識到,也許他真的曾經是特別身分的人。街坊鄰居們對於他「無用男」的評價也不攻自破,甚至因為他的長相、加上才能,更讓大家對他讚譽有加,一瞬間元德的形象整個大扭轉了啊!而因為欺負這些窮苦人家不識字,而在合約上做出許多欺騙行為的那些官僚與財主們,某種程度上我覺得也讓這位流落民間的王世子,更懂得民間疾苦,不知不覺間,其實他也幫助了自己的老百姓。

另外,其實這裡也看得出來洪心的善良,儘管經濟壓力重的她喘不過氣,可是還是鼓勵元德去幫助他人──相較於世子嬪、或者是現在的中殿,總覺得這樣的洪心才是更有所謂「國母」風範的。除此之外,像是要求上貢「早已經不再出現的」貂皮等等,這些不合理的要求,被層層官僚體系隱藏的真實疾苦,也是王世子這次的「流落民間」會了解到的。
4.jpg  
某種程度上,像是哥哥的出現(而其就是造成元德失憶、想要殺他的兇手),對洪心來說是一大震撼──畢竟,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巧遇,這麼多年來在茂田橋的失約,都要讓洪心以為哥哥已經死去,衝擊式的重逢,儘管是期待已久的時刻,可是因為元德,洪心卻也開始產生動搖。哥哥真的洗淨身上所有的罪孽嗎?其實我覺得這些集看下來,他跟世子嬪的關係好像有點微妙,甚至我覺得就算後來發展成肚子裡的孩子是無然的,好像也不會太意外。

不過說到世子嬪腹中的孩子,有趣的是,在處理掉一切的事情之後才讓自己有孕的事情公開,因此成為左相跟世子嬪最有利的一張牌──畢竟王世子消失,這個孩子的地位絕對是更穩固的,甚至我覺得會是有更強烈的某種寄託。
3.jpg  
起碼我覺得對王來說是這樣的,王世子的失蹤、到死亡,對他來說都是心理的遺憾,更遑論王世子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怨言,是抱怨他這麼多年來顧著當王、而忘記他是個父親,而如今不管是保護世子嬪(其實對他而言象徵著的是王世子的遺腹子)、又或者是要保護西元,這些政治的角力,對他而言都不只是鞏固自己的位置。其實早從當年的「撥亂反正」,好像就強調了他的出頭,是為了保護家人居多,私自猜測應該是他有威脅到君主之類的,導致在那個霎那,只有攻擊才會成為防禦。

對於這個王位可能有野心,但是並沒有過多的貪戀,當然,這麼多年過去難免還是有迷失的時候,握有實權之後,誰也不願放下。但是如今這個處處被牽制的王,還有中殿、左相的戰爭等等,卻又讓他喘不過氣。守護中殿的想法,我覺得是他作為丈夫、父親守護家人的彌補。
8.jpg  
大抵來說其實可以蠻明顯的發現兩條線,一條就是王世子流落民間之後的故事,一條就是在宮裡發生的故事,於我來說其實是比較喜歡洪心跟元德的主線的,畢竟相對輕鬆有趣、儘管面對一些地方官衙的欺壓、還有很多經濟上的壓力等,但我覺得平民百姓的生活真的有其很「可愛又樸實」的部分,這點讓我非常喜歡!不過之所以不會讓我想要把整個宮裡的部分都快轉跳過,我覺得鄭載允所牽動的「推理線」功不可沒,像是為保全自己而運用自己的智慧找到符咒,甚至是運用王世子留下的信函慢慢往回推敲、甚至其實有一點藉此牽制左相,這些都是我覺得相對比較有趣的部份。

畢竟,我覺得左相跟中殿的戰爭、世子嬪的城府等等,這些都是相對常見的情節──那的確是個不容省略的「背景」,但我喜歡目前這種剛剛好的篇幅,我自己覺得再多,我可能會覺得膩。
6.jpg
另外很有趣的一點是鄭載允的「面盲症」,這點也說明了為什麼明明王世子就在自己面前,但是他卻認不出來;同時也更強調了他對洪心的一見鍾情,就是他記得她的原因。我蠻喜歡在這最後一次在茂田橋的等待,鄭載允精心準備的油燈,乘載著洪心的願望,但卻也在最後讓洪心意識到,必須銷聲匿跡的自己,卻已經被「注意到了」。一部份當然是這個理由,另外一部分我覺得,或許是因為她也真的死心了,在那個時候,知道自己不該再等待。

我忍不住在想是不是也因為當時已經成親的她,擔心如果自己再這樣下去,會有所動搖呢?
而再次相遇,卻是在松州縣,以縣令的身分與「平民」洪心重逢,大概也知道洪心是個有秘密、有故事的人,更重要的是,她竟然已經成親!讓鄭載允錯愕不已。不過我很好奇的是,目前看起來感覺趨炎附勢的他,不知道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2.jpg  
因為我總覺得,鄭載允是先讓自己「安全」,而沒有忘記王世子給他的任務,那封密函會是後來翻盤的關鍵,而牽動這一切的人理應就是鄭載允。目前來說,不管是剛開始左相宣布王世子的死訊、後來發現密函,甚至是聽說了王世子似乎還活在世上這件事情的不安,關於「秘密」也是越來越危險、感覺快要曝光的。不過目前對元德跟鄭載允來說,最針鋒相對的,還是在於爭奪洪心的這段三角戀情,而且屢屢都是讓人覺得很逗趣的部分!

另外,卻也可以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是,因為這樣的在意對方,所以才會注意到那些旁人都沒注意到的小細節,例如元德發現洪心會交替使用兩地的方言、其實洪心識字,甚至洪心可以發現「暗行御史」,都讓他推敲出洪心的過去想必是隱藏很大的秘密;誠如洪心也慢慢的開始產生疑慮一樣。
5.jpg  
我自己覺得時至大概第八集左右,當延洪心去追問父親關於元德的事情、而從父親口中聽到這個真相時,彷若也才讓我完全理解這一切的「錯位」是怎麼回事──元德的存在原本是一種搪塞,可是後來卻好像在父親的「出手幫助」之下,讓失憶的元德理所當然地成為那個她聽聞其名之後信口胡謅與自己有段情的元德,而浪漫的莫過於,雖然那些聽起來好像都是情急之下的杜撰,但很多似乎也呼應到延洪心孩童時期與王世子的邂逅!

而得知這個真相之後震撼不已,因為洪心怎樣也沒想到,或許這一切都是幸福的謊言,而如果她對元德沒有動感情,也許她反而能自私的讓元德待在自己郎君的這個位置,但是正因為自己漸漸依賴對方、正因為對方是那麼努力的在習慣「元德」的日子,她反而過意不去。其實當他離開、當他說要去找記憶時,如果可以選擇,她會希望他就此留下──可是她卻也知道,自己沒有自私的資格。或許因為等待過哥哥,所以她更明白,也許有個人也在殷切的祈禱著他的歸來,她不能就這麼綁住他。
1.jpg  
可是一向很積極的元德,卻反而去了趟漢陽、意外在樹林裡遇到無然之後,改變主意了,我覺得那種對於空白的恐慌、對於消失的那段過去不可能沒有好奇心,但是元德或許是因為聽了無然的話,明白──倘若他執意堅持找回記憶,也許最後會導致危險因此也靠近洪心,這是他最不樂見的。畢竟自己對於箭、傷到奄奄一息的這些印象,或許都說明了他曾經處在極其危險的環境,如果可以,現在的安定,豈不也是很幸福的一種福氣?

只是元德沒料到,有些危險,不是自己避開即可的,逃避終究沒有辦法改變什麼,而他,儘管只是靜靜的在松州縣,危險還是會跋山涉水而來。而且我覺得到後來可能會比較傷感的部分是,元德終究是要離開,去「好好解決」那些事情之後,才有回來再愛的可能。只是這一去,又是荊棘遍野。
7.jpg  
其實可以發現,雖然剛開始是有點荒謬的結婚,可是後來兩人都是明顯越來越在意對方的,甚至那種對於對方的擔憂、甚至於開始為對方著想的心情,都感覺得出兩人的不同與改變;而其實元德也早就有很多次「霸道宣示主權」的話說出口囉!那種因為不是相愛關係的結婚、但走到後來又有點好感,導致那些有點曖昧、又充滿想像的共處一室等等,都變得格外甜蜜。光是元德想圓房這件事情,想必就讓不少觀眾也跟我一樣在螢幕前露出笑容吧?因為兩人的反應實在太有趣了。我覺得兩人的首次合作,倒是很巧妙的把這種有點陌生、有點害羞又有點尷尬的氛圍,以一種剛剛好的溫度跟距離呈現出來,像是隨著劇情推展而漸進式的,越來越有火花!

圖片來源:愛奇藝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