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沉睡於成見之下的太多,導致我們所見的往往只是冰山一角。』

檢方的罪人 │ Killing for the Prosecutio

導演:原田真人 
編劇:原田真人、雫井脩介
演員:木村拓哉、二宮和也、吉高由里子、松重豐

早在知道10月這部《檢方的罪人》會在台灣上映之後,其實我就立刻先去買了原著小說閱讀──然後還蠻期待木村拓哉跟二宮和也分別怎麼詮釋最上毅跟沖野檢察官這兩個角色。先說一下結論,其實就我這樣一個看過原著小說再去看電影的人,我覺得其實震撼度是少了很多的,也會發現礙於篇幅其實有很多不那麼深入且細膩的部分,但基於改編、加上電影必須考量到戲劇張力等等的原則,對我而言是可以理解的。但同樣的,相對而言,如果沒有看過原著小說,我覺得觀眾應該會對這樣越來越失序的發展,甚至到後來最上毅的轉變,是相當引人入勝的──如果沒看過原著,我覺得應該會蠻震驚的。
3.jpg  
從一樁殺人事件衍生出後來種種的事態,不管是最上毅、還是沖野,大抵都沒想過這會是一起那麼棘手的事件吧?明明都有嫌疑犯了,卻始終無法使其吐實,而且又總是在其他看似小細節的部分,讓人產生質疑。我覺得比起案件的複雜性、推理性,其實這部作品一直很精采的部分,是在於「檢察官」與「警方」的心證,以及他們對於自己所偵辦方向的一些搖擺不定。打從第一顆鏡頭、由最上毅來為新人檢察官演講的那一段,最後回過頭看,無非就感覺得出來全文扣緊著首段的主軸──很難想像檢察官每天需要經過多少遍的內心掙扎,而面對那些罪犯、那些犯罪行徑的殘酷,又是需要多麼強韌的內心才可以讓自己不因而扭曲?最可怕的,莫過於「習慣」吧。

怎樣才是好的檢察官呢?從剛開始,發現沖野對最上毅的崇拜,到後來慢慢開始摸索對「好檢察官」的定義──回到方才所說的「習慣」,一部分是必須警惕,自己不能因為接觸這些罪惡而變得麻痺,在每一次強迫自己保持冷靜的過程,還是要保有「人性」,另外一部分倒是呼應到《檢方的罪人》裡想要提及的冤罪。當每個人都已經帶有成見、因為過去的案件而產生一種「這次不能讓他溜掉」的使命感時,整個方向就已經有所偏差。
2.jpg 
這其實也是最上毅跟沖野後來之所以會產生裂痕的關鍵,在沖野不斷想要向最上證明自己能力的同時,也因為他涉入這起案子越深,越能夠察覺到「最上不太對勁」;保有人性的同時,就容易參雜私心,其實不管是沖野還是最上,都對案件有自己的私心在的。

我很喜歡故事裡營造的一種兩難,它成功製造出一種對立的情況,讓觀眾其實沒有辦法貿然的去批判誰的作為,你也許會覺得最上的選擇錯了、偏執了、墜落了,可是卻又在看到最後時不免反思,如果真有人能夠代替法律制裁,那麼真相真的是重要的嗎?而或許你會認同沖野的行為,可是卻又會在整起事件的前因後果都兜起來之後,忍不住心想:如果是自己真能做到為這種人證明無罪嗎?罪有應得這件事情,在很多事件上是顯得困難的,儘管逍遙法外的那些人,可能會傷害更多的人。我自己在看這部作品、不管是電影還是小說,都是不斷在這兩者之間拉扯、擺盪,坦白說我完全無法想像如果是我,會做出怎樣的選擇?檢察官「失足」成為罪人這件事情,的確充滿批判性,也完全可以理解以最上在檢察界的聲望與地位,大抵會是很具爆點的報導題材──可是他為何而失足?他之所以親手安排這一切的局、甚至執行它,是不是因為心裡的那份正義太難實踐?
4.jpg  
丹野和樹的自殺,無非是促使最上毅下定決心去「實踐」自己劇本的關鍵,看小說時我其實這一段相對顯得不耐,可是看了電影版的改編後,我倒是挺喜歡這邊的設定──用恰到好處的篇幅,剛剛好的去衝擊了最上最柔軟卻又最憤怒的一塊,丹野的自殺,無非是一種動力,促使他做出最後的決定。我想那場葬禮,也是一個很具代表的呼應,就像最後那個松倉獲判無罪的慶祝PARTY一樣諷刺,明明有人因此而死了啊,但怎麼、好像像是一場鬧劇一般?世界有太多無奈的、可笑的、不公的,我覺得一再的挑戰那些內心有底線、有原則、有正義感的人們。

他做對了什麼、只是,又做錯了甚麼?我覺得用一個情境,不斷拋出問題去詢問觀眾,那麼你信奉的正義是甚麼樣子?真相究竟重要嗎?如果就連檢察官辦案的方式都難免有偏心,會先射箭再畫靶的,先編好劇本之後,再去尋找足以佐證這個劇本的證據,來鞏固它的真實性與架構,那麼沉睡在這樣的邏輯下的真實,是否讓我們所見的遠遠只是冰山一角?
5.jpg
我覺得有太多可以反思的部分──而就像是有點章回體般,以三個章節的結構來解構這整個故事,好似在「篇名」中,也充滿著隱藏的含意。我其實覺得這部作品的選角還不錯,木村拓哉跟二宮和也,甚至於飾演橘沙穗的吉高由里子,其實都沒有給我太強烈的違和感(大家知道,有些改編成影視作品的選角就會給人一種「好像不太對」的感覺,但我覺得這三個角色都選得不錯),另外松重豐飾演的諏訪部算是我特別喜歡的!只可惜我覺得像是松重豐跟沖野的「空氣麻將」好像只是一個小橋段,沒有像小說一樣完整呈現;以及像是橘沙穗大學時曾經臥底進夜總會這個設定,我覺得更強烈的營造了她對周遭環境、人的觀察,以及可能對最上毅相對不信任的這一點,只是我覺得這一部分也是相對比較草草帶過的(總印象中小說裡好像沒有?)。

另外我自己比較有意見的其實是結尾,相較之下我比較喜歡小說版的收尾方式,電影版的《檢方的罪人》給我一種想要一種戛然而止的俐落ENDING,可是整體營造的力道有點弱──二宮和也跟木村拓哉在最後的對戲中其實是精彩的,甚至我也可以理解兩人分別有聲/無聲的吶喊所象徵何意,只是我反倒覺得最後看完給我一種小小的空虛感,這是我自己覺得比較可惜的部分。

不過不得不說,木村拓哉跟二宮和也的螢幕魅力真的還是很厲害啊~


圖片來源:網路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