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jpg  
『疾病的無常已無關接受與否的問題,重點是要如何走過後續的人生?』

因為戶田惠梨香主演,所以自然這部《大戀愛:和忘記我的你》我是不會錯過的。先來說一下片頭設計,不僅跟劇中的對白、角色設計有所呼應,其實光從片頭本身就看得出來整個意境的含意。記憶如沙,女主角北澤尚試圖想要大大的一把拾起,可是在指縫中,卻是不斷的流失,且是以自己也阻擋不了的速度,可是下方卻有一雙手,承接了所有那些她所流失的記憶──也就是作為小說家的丈夫間宮真司,而在劇中,間宮則是以書寫小說的方式,為兩人的故事作了紀錄。雖然類型完全不同,但還是讓我聯想到了《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那種即使她總是忘記,可是他會一直幫忙記得的陪伴,呵護了因為失去記憶而逐漸迷失自我的、那顆脆弱的心。

不過坦白說,我會想要在EP7這個階段先切開寫觀後感,是有一點擔心後面會越來越走歪的(這點待我後續再談)。
1.jpg  
就前段來說,我其實挺喜歡戶田惠梨香在作為一個樣樣嚴謹、看似都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抉擇中,因為突如其來的疾病而受到衝擊的種種反應,剛開始那些可能重複訂購商品、突然間忘記某些事情,或許都會被自己當作「健忘」一笑置之,可是那其實都是某種徵兆,直至那場車禍之後,才讓她的情形可以更早的被發現。也同樣作為醫生的她,其實對於「做不做檢查」這件事情是決定的相對果決的,甚至在診斷出確定為MCI之後,我覺得她的反應儘管是衝擊,卻也是刻意地去壓抑自己的情緒──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那一段之所以動容,反而是因為沒有怨天尤人、哭天喊地,而是在看似很收的情緒當中,很有渲染力的去堆疊「全部瓦解」這樣的情感。因為北澤尚早就想過千百回了,如果真罹患疾病,該如何是好?

於是在那個瞬間,肯定的答案是晴天霹靂,但卻好像是某種早有預感。沒有所謂無法接受的問題,因為就是必須要接受──重點是,她要怎麼面對後續的人生?
5.jpg  
我覺得蠻有趣的是,故事在罹病與愛情之間的巧妙呼應與連結,不會給人那種完全把重心放在疾病、然後把愛情寫得太過崇高的那種感覺──因為再怎麼樣,「現實情況」的愛情,還是有種種考驗的,像是第三集就提到了價值觀上的不同,對於醫生世家、還有一間自己診所的北澤母女來說,難免地會對間宮真司的生活頗有微詞,而真司或許也是因為知道她生病了,所以孑然一身可以過得去的生活,他希望透過加倍的努力能夠有所改善──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還是有一點自卑感的。

不管是對北澤尚,甚至是對北澤的前男友──井原侑市醫生。其實把悔婚的事情放在第一集我覺得是很有趣的,因為那畢竟對多數觀眾來說應該都是有衝擊、甚至是道德上的拉扯,我甚至一度擔心會不會在最初就讓觀眾不認同女主角?可是我後來覺得,安穩地進入婚姻、「確認彼此的健康狀態」,以及各種核可的過程,都讓愛情太像是一種必然的考試一般,那當然是種愛的形式,但似乎是少了一點內心的澎湃與激動。
6.jpg  
某種程度上,我覺得可以說──井原跟北澤在一起,常常讓北澤尚沒有「戀愛的實感」。不確定這樣的婚姻是否蘊藏自己對愛情的期待?甚至去嚮往著那樣心動的感覺──我覺得對女性而言,那是很難以抗拒的一種情感。其實反過來看,當侑市知道北澤尚的病況之後,在母親等人的「反對」之下而還是忍不住的關心、對於先前習以為常的相親活動而感到不耐,甚至去當北澤尚的主治醫生,種種行徑也說明了他其實是真的喜歡著北澤尚的,超乎原先那種「彼此符合對方期待」的感情。或許在愛情這一件事情上,「想要」的情緒,終究還是比「需要」更強烈的。

只是後來,不管是尚「叫錯人」的失誤,或者是自卑感使然、不確定自己能否做好北澤尚另一半的這種不安感使然,讓間宮真司選擇提出分手,說來殘酷,但他卻的確是期待所謂「放手能讓對方得到幸福」這樣的想法,而他對她的想念,都在那部答應她的《腦漿與蘋果派》中。
2.jpg  
自卑感不只是源自於兩人經濟實力、社會地位上的差異,某種程度上我覺得,當北澤尚被投訴、進而到厚生勞動署接受調查時,是因為侑市的幫忙才得以了結此案,再加上醫療專業上的協助,這兩件事情大抵也讓間宮真司更灰心喪志的覺得──真正能夠幫得上北澤尚的,不是自己。只是我覺得,儘管對女性來說這些都不是重點、都不是關鍵,但是男性的心理或多或少還是會出現某種比較心態吧?尤其北澤尚喜歡的、或許有很大部分是間宮真司的文采,因為對於作者的「傾慕」而心動,我也不否認間宮上司所說,也許二十多年前的輝煌,卻被北澤放在心上,也許是對他產生一些壓力了。

不過說到接受調查這一段,我其實覺得其背後的意義是──就連北澤尚曾經引以為傲的專業,十分投入的工作,都將隨著疾病而流失,像她說的「從前所學一點一滴丟失」的感覺,讓她無所適從。這也是讓人覺得很無常的部分,會瞬間覺得自己沒有價值、沒有能力,甚至還造成家裡診所的負面影響,對北澤尚來說也是一大衝擊。
3.jpg  
經歷了潦倒,分手9個月後的北澤尚甚至情況差到有自殺傾向,直至新書的出版、井原的牽線,兩人復合、甚至是結婚之後,才讓情況逐漸穩定、好轉。而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也讓井原提出了希望讓她去演講這樣的想法,我覺得無論結果為何,這件事情絕對是善意的出發點,不管是像專業角度所說的可以刺激大腦之類的,更重要的是我覺得對小尚來說,她似乎找到另外一個「自己有能力提供幫助」的部分,就心態上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只可惜後來松尾公平的惡意行為,導致小尚失去了新藥治療實驗的機會──松尾公平這條線,其實跟井原跟北澤母親的線一樣,都是我很擔心後來整個大走歪的部分!很擔心流失了前面幾集的寫實基調,還有那種很純粹的情感描繪。

不過我覺得「孩子」這件事情,則是我很期待的線──某種程度上我相信不管是小尚還是真司都是渴望孩子的,只是會因為間宮尚的情況而擔心,甚至也會煩惱這樣對孩子來說是否不太公平?兩人是否有能力照顧孩子?其實有太多太多的疑慮,這種很兩難、卻又很寫實的問題跟考驗,是我目前喜歡《大戀愛:和忘記我的你》的地方。

圖片來源:網路
click ☞ Dear Han on FacebookInstagram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