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佔.jpg  
『黑影逐漸膨脹,扭曲了在深淵裡的每個靈魂。』

靈佔 │ 公視新創電影

導演|洪子鵬
編劇|洪子鵬、黃唯哲
製作人|白美洪
演員|黃騰浩、王淨、蔡淑臻、劉明勳、吳震亞、吳昆達、許元康、何夏

12月的第一個周末,很滿足地在光點華山電影院欣賞了公視影展的五部作品。就先從五部中,我自己私心最喜歡的《靈佔》開始分享吧!講到導演洪子鵬,相信會有不少人觀眾聯想到去年的公視新創電影《林投記》,不過坦白說我自己在看《靈佔》的過程中就覺得,這一部的整體敘事跟呈現,真的看得出導演很明顯的進步,完整度也比《林投記》更高。
靈佔6.jpg  
整個故事從刑警鄭致豪的視角出發,用一個主要角色去查案、抽絲剝繭的過程,敘事相對直線、好懂,不太玩弄敘事手法,卻一樣達到懸疑性,且觀眾產生的那種解謎慾望是非常強烈的;同時也以剛好的速度一點一滴地釋放訊息給觀眾,尤其以這起目擊證人王佳穎涉嫌殺人的命案中,從一開始幾乎就已經鎖定嫌疑人的情形、又或者說,當所有證據都指向王佳穎涉案時,那些或許已經被心證給掩蓋的種種疑點,都是讓刑警鄭致豪耿耿於懷的。不管是王佳穎看似「被附身」的狀態、在那個不一樣的王佳穎口中說出的超齡種種,或者是這對母女明顯充滿謎團的一切跡象,都讓鄭致豪始終保持著一點懷疑。

應該說,他總覺得這起案子裡還有待被挖掘的部分,而那個真相像是一團在自己眼前不斷膨脹的黑影,顫動著,促使他想要一探究竟。
靈佔1.jpg  
也因為從一開始,觀眾就注意到這名曾經應該挺風光的刑警,因為一起事件的失誤,導致他不僅被調離了第一線、被派到檔案室這所謂的涼缺,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的「心魔」過不去,用導演的說法,這是一個由自己禁錮自己的心牢,如果他不放過自己,就算他做再久的長腿叔叔,也始終覺得沒有辦法洗清自己的罪過。因此,「原諒與放下」,成為在心態上,鄭致豪所需要面對的最大考驗。而這起事件一方面跟過去發生的種種有些關聯,與此同時,我覺得也推動了他在王佳穎事件上的執著,就像被附身時的王佳穎不斷喃喃、重複著的哪幾句話。

因為王佳穎每一句話其實都衝擊著他內心早就已經在動搖的意念,在應該要堅定自我立場的狀態,他卻明顯走神了、被撼動了。我覺得一方面是黃騰浩蠻能掌握這個角色之外,另外一方面是因為對於這個關鍵「主要視角」的描寫很完整,於是不僅能夠順暢的推動劇情,甚至我覺得每一個鄭致豪的反應、決定,都是很合理的。
靈佔2.jpg  
而不得不說,我覺得《靈佔》的選角非常成功──不只是黃騰浩,還有在這部作品裡功不可沒的王淨、蔡淑臻,她們的表演力道與張力充足,卻都在一個不會太OVER、而又剛好打在每一個劇情重點上的位置,於是那整個帶給觀眾的渲染力跟撼動性,是完全超乎想像的。某種程度來說,《靈佔》是一部「沒有鬼」的故事,可是因為王淨的表演,帶給我整個氛圍上的毛骨悚然,很讓我印象深刻──不需要刻意去「嚇」觀眾,可是我卻整場是覺得緊張的。

講到這個不得不說,我很喜歡這部作品的美術陳設,尤其是王佳穎的房間,那混亂而不規則的、充滿宗教符號的房間裡,蘊藏著資訊跟真相的破口,而當刑警踏進去的瞬間,我覺得在所有看似合理又順利的辦案過程中,就流露出了一絲不對勁──鄭致豪說,這是刑警的「直覺」。
靈佔4.jpg  
而其實,從中間蔡淑臻所飾演的佳穎媽媽掛上這一幅還缺有一塊的拼圖時,就已經暗指著,真相是被層層包裹起來的,那個缺一片的拼圖,代表著是「臉」,也是最後她們留給鄭致豪的線索──曾經向兩母女釋出擁抱的那個人,是一切的起因,而為什麼把拼圖留給鄭致豪?我喜歡最後的結尾,一切的沉默,都是肯定,都是不明說的表露於心。

我也很喜歡這部作品幾個很有意思的鏡頭設計,例如掛上拼圖這個畫面中,是讓觀眾藉由缺的這一角去看佳穎媽媽的這顆鏡頭,像是一種窺探、又是一種呼應──其實已然看得出大致圖樣的拼圖,但因為缺乏了這一塊(而我們看到的「提示」就是──答案跟這塊拼圖的臉有關,也與這顆鏡頭裡的佳穎媽媽有關),就少了一些重點;另外像是鄭致豪提辭呈、假借醉意到警局外作勢嘔吐的那個感覺從水溝蓋往上拍的鏡頭,也清楚地看見一切是場騙局。
靈佔5.jpg  
或許選上鄭致豪的原因是因為一句「我相信你」,可是我其實覺得,曾經在深淵裡被解救出來的女人與孩子,再次回到了深淵裡之後,其實已經無法再相信任何人了。故事裡有一個兩母女相同的俯角鏡頭,當然、有一派說法是其實在母/女彼此眼中,真正瘋了的都是對方,也因此,最後王佳穎說的故事是真實的嗎?好似還有待商榷,因為那也許也只是「王佳穎心裡的真相版本」;但是我自己在看的時候有一個另外的解讀是,小小年紀的佳穎目睹了絕望的母親之後,也漸漸扭曲了──兩個版本的「發瘋」都是真實存在的。而她們不會對外求救的,就像在案發隔天兩母女在陽台處抽菸的那段戲一樣,靜靜的、不多說甚麼,王淨在映後座談時分享,其實佳穎對媽媽的情緒應該是又愛又恨的,只是她們卻也只剩下彼此了。

《靈佔》對我來說,倘若不以附身的角度去做解釋──也許也可以說目睹這一切的幼小心靈,「分裂」出了其他人格吧!不管是附身之說,還是人格分裂,我覺得都代表著王佳穎在極大的壓抑跟無助中,衍生出另外一個保護自己的自我。所以她才會在口述的那個故事裡,在看似極其兇殘的那一刻,選擇幫助、並且用「我感覺我們三個合而為一」這樣的說詞。
而佳穎為何在離開的客運上第一次的嚎啕大哭?或許對所有事情都已經失去實感的她來說,彷若因為把那個沉重的故事說出口,失衡的世界才再次有了水平。那一瞬間才發現自己其實是很無助又害怕的,而那她已經拋不掉的愛、恨、罪惡,將一輩子如影隨形。她是離開了,只是她們又能去哪裡?


圖片來源:公視新創電影粉絲專頁、官網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 ♥  的頭像
Han ♥

Dear Han ♥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