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pg  
『只有自己最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我自己其實蠻喜歡《種菜女神》的,或許是因為花蓮美景當前,讓我其實真的也有一種跟嚴東鳴一樣,因為進到耘海村而心情變得遼闊、放鬆的感覺,同時又因為誠如滲入了耘海村的生活一般,開始對那些原本自己或許不太了解的「農耕」而產生好奇心,加上我覺得很多相對寫實、且又流暢推動劇情線的堆疊(例如解決福壽螺問題、音樂幫助植物生長等等),讓我覺得是看起來很舒服的步調。基本上我覺得就像是真的進到耘海村生活的感覺──是這樣程度的投入在劇情當中,不知不覺的。

而相對來說在「都市」的那些紛紛擾擾,我覺得以一個剛好的篇幅,去跟耘海村的生活做出了對比,你會看見那些相對疲憊的過往、甚至默默開始去設想生活有不一樣的方式跟選擇,而會發現,儘管我們曾經預設了某種樣板的「成功人生」,但或許那些都比不上,腳踏實地、真正覺得踏實的生活。
b.jpg  
耘海村沒有煩惱嗎?也是有的,世間哪有沒有煩惱的桃花源呢?可是他們有著一種讓人羨慕的齊心協力,又或者說,不管因為現實因素而被迫做出什麼選擇,他們終究是愛著這塊土地的,而在那些不得不當中,像女神──田禮耘,我覺得是在自己的故鄉找到了自己認為想要的生活。律師的功成名就、台北的絢爛繁華,或許是更風光的日子,也或許是父母期望的望女成鳳,只是,田禮耘其實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甚至從耕作生活中我覺得她是找到快樂的。

雖然很明顯的,像是看到第四集跟母親因為回台北當律師的事情而爭執時,是感覺得到「她在台北發生過什麼事情的」──某種程度上,會覺得是逃避。而這件事情其實也在第七集,禮耘跟丘一心的對戲中,訴出了那個或許只有一心知道的秘密、禮耘回到耘海村的真正原因。
a.jpg  
後來的她這麼「熱心助人」,不管是完成珍妮佛的願望整頓耘海村、進行分組,又不管是對每個人家裡的事情都一肩扛下,甚至就連大力叔打算賣地,都用「免費耕種」這樣的條件來換取大力叔的回心轉意,這些讓人感覺做了有點難以理解的事情,我本來以為是傳統那種女主角絕對善良的設定,可是在看了第七集之後,我不免產生另外一種想法──禮耘是不是透過這些行為,在進行某種「贖罪」呢?放棄律師的工作回到耘海村或許一開始是種逃避,或許到後來也在這樣的農耕生活中找到了一種踏實的平凡快樂與滿足,只是就像回花蓮的火車上,那若有所思的禮耘,或許心裡過不去的結,還是一直擱在心裡。

嚴東鳴不僅開始習慣、也融入耘海村的生活,甚至可以發現他開始用自己的「音樂」去對這個小村落造成一些改變──而我覺得,或許他也能這樣慢慢打開禮耘的心結吧?(只是大家覺得禮耘是真的沒談過戀愛、還是避而不談呢?)
l.jpg  
從剛開始的逃避、排斥,到後來慢慢融入,甚至還冒雨去救女神這樣的行為,其實一直都看得出來,嚴東鳴雖然現在還很嘴硬的說自己沒有要追女神,可是對田禮耘卻是存有好感的,所以慢慢的,他也開始在意那些禮耘放在心上的事情,也希望可以替她分攤一些肩上的重量。於是從米唐跟細粒仔吵架、大力叔賣地,到後來米康的情感問題,他都開始試圖幫助,而他能做的、能運用的工具,就是音樂。

過去的他曾經是情歌王子,可是慢慢地失去靈魂──而在耘海村裡那些灌注自己真心的創作,卻反而有一種能夠打動人的魅力。這些歌曲或許並不會成為暢銷金曲,可是卻是讓人朗朗上口且不自覺會喜歡上的。嚴東鳴本身的低潮期,也會因為這次因緣際會的來到耘海村、脫離了台北的既有環境而有所改變。
e.jpg  
而從箭筍事件開始,也讓一向視嚴東鳴為情敵的米康,開始跟嚴東鳴成為「兄弟」,因為他終於知道怎麼正確地、認真的去傳達自己的心意,雖然最後的結果不出意外地遭拒,可是起碼他是真的讓對方知道自己心意之後,才斷了這份念想,我覺得這是在一段感情當中,很完整且不留後悔的ENDING。

題外話,我覺得第六集是一個很關鍵的集數,因為「隧道通了」。而一度想要趕緊逃離耘海村的嚴東鳴,卻發現在第七集內「好像沒那麼急了」,甚至第八集真的要離開之時,還因為到宜蘭時的「一顆鴨蛋」就決定折返,某種程度來說,我覺得他是更喜歡耘海村的生活,甚至也愛上這裡的純樸與簡單。
g.jpg  
曾經拼命想離開地、結果卻像被制約一般離不開了,某種程度上當然也有很大因素是因為田禮耘,從歡送會上、頻頻望向門口方向期待禮耘趕回來的反應就看得出來,更遑論這麼明顯的,大半夜到禮耘家「遞名片」,還硬要對方有心事什麼的要打給自己──是說嚴東鳴也真的是挺可愛的,其實只要互留聯繫方式,他也是可以主動跟禮耘聯繫的啊,但或許這就是嚴東鳴可愛的地方吧。

而因為嚴東鳴調查著平真希跟耘海村的關聯、進而知道了她跟田禮耘曾經是同學的身分,甚至第三集時就發現了耘海飯店的廢棄招牌,這一切其實對觀眾來說,都是串得起來的故事──也因此,其實是很危機四伏的。耘海村的人雖然對如今藝名是平真希的一心有諸多不諒解之處,但似乎有志一同的保護著,而我想,這一切都是為了源叔吧。
h.jpg  
可是因為一心跟禮耘的碰面,也讓禮耘心中有個難言之隱──看著東鳴好像跟村裡的人關係越來越好,可是卻又因為他的調查而讓平真希的秘密似乎即將曝光,這些都讓禮耘非常為難;而同時,比起這樣旁敲側擊、如同私家偵探一般的調查,或許其實嚴東鳴更想從禮耘口中得到答案吧!因為這個秘密,其實讓兩人之間一直有一道跨不過去的檻,所以才在那個關鍵的時刻,因為對方的話而難免有點心酸、有點尷尬。禮耘沒有真的想要趕走東鳴的,而東鳴回到村子裡,也不是基於八卦狗仔的心情想要繼續調查,只是各自的壓力、與好奇,或許還是讓這個必須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將真相公諸於世。

其實我蠻好奇兩人聽到對方的話之後是什麼心情?是否就跟上次一樣,禮耘還是覺得東鳴只是因為想知道平真希的事情而跟他當朋友?而東鳴是否會因為禮耘的拜託,而感覺自己不受到禮耘歡迎而難過?
i.jpg  
繞回台北的部分──因為盲人許強的影片在YOUTUBE點閱率高,而讓吉哥想到了這樣一個讓平真希拍攝紀錄片、進而重新打造平真希形象的企劃,而這件事情剛開始對平真希來說其實是充滿抗拒的,畢竟不論怎麼聽,都有一種像是在消費許強的感覺,其實我覺得李千那的演出,尤其是在與許強相處、以及跟吉哥相處的兩種不同樣子,給我感覺到的是她的掙扎。想要紅、想要機會的慾望,以及一種道德上的拉扯,而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雖然起初的「目的」可能不甚單純,可是看到按摩院的環境、甚至聽到了許強的遭遇等等,我覺得同為那個可能少了機會、生活地如此辛苦的人,她可以有所共鳴。

儘管像是話術,但如果有機會,我覺得她其實是會想要順道提攜許強一把的──在相處中,我覺得她漸漸對許強產生了更多的憐憫、與其他情緒。
c.jpg  
而因為看不見被欺負的許強,在受訪時對於按摩院的強烈反彈,讓平真希意識到除了不公的待遇跟壓榨之外,也許還有其他秘密,因此在許強的協助之下,破獲了一起詐騙案。這件事情或許讓平真希的名字出現在除了娛樂新聞以外的版面,也讓她真的有機會可以有扭轉的徵兆,關於紀錄片,似乎也未演先轟動,可是很明顯地、平真希其實會注意到許強的情緒,她在開心之餘,卻又不斷掙扎著──這樣把許強的過去攤在陽光底下,是對的嗎?為了自己的成功,值得這樣犧牲別人嗎?

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是,把她視為偶像的許強,能夠認真聽她說話、知道平真希「唱歌之初」的那植物之聲,很單純作為朋友分享、相處的許強,知道了平真希跟吉哥的外遇,這件事情其實也讓平真希非常難受吧!不管全世界怎麼誤解她、或許就連她自己也陷入某種自我厭惡當中,可是,唯獨許強,或許她會想要保護他、想要瞞著他。
j.jpg  
最後想要聊一下謝盈萱飾演的宋喬恩,雖然好像是個女強男弱的強勢大老婆,可是我覺得她的表演很讓我印象深刻耶!感覺有氣度、可是卻又在愛裡委曲求全,好像不管怎麼做始終都沒有辦法好好的保護這段婚姻──不知道怎麼做,才能改善自己跟丈夫關係,甚至有一種自己越做越錯的無力感,在哭戲中,讓人感受得到她的悲傷。而我不禁在想,對於自卑感無窮盡放大的另一半,究竟該用怎麼方式去跟他相處呢?戰戰兢兢的、如今的宋喬恩,在這段婚姻裡,還快樂嗎?

圖片來源:愛奇藝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