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png  
『當我們痛快愛過、也狠狠傷過之後,面對感情就變得保守了。』

湯瑪森太太跟念念說的這段話真是太經典!讓我在看得當下完全覺得被當頭棒喝。
其實我想,湯瑪森太太的意思並不是鼓勵對待感情的態度要「不認真」,只是我覺得或許意味著像念念這樣把情感看得太重的人,注定是更容易受傷的。雖然我們也搞不清楚,曾幾何時,「真摯」成為一種難能可貴、而所謂認真的真心好像又顯得稀少,導致對感情的「認真」,好像變得小心翼翼又必須略帶保守。況且,絕大多數的人,其實是無法控制自己「認真程度」的。

總是在不知不覺間就陷進去了,然後等到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而且,都無法說走就走、說收回就收回的。
12-1.png  
可我覺得這幾集有一個很大的轉折是,念念與SALLY、TIFFANY一起過聖誕節的這一段──或許因為LISA的關係,念念已經相對習慣RYAN先前有兩任關係的事實,也試著調適自己去接受,但是當她不僅發現「如何當繼母」是一大難題之外,其實面對SALLY的強勢,甚至某種程度上有點刁難的情況,她還是不免有點委屈。念念的個性當然也不是軟柿子,只是就像她跑回房間跟JO、天明視訊訴苦一樣,這些「委屈」RYAN怎麼會沒察覺到?怎麼會沒有替自己解圍呢?她最難過的,其實是必須孤軍奮戰這些事情。或許念念也不是真的需要RYAN去制止什麼,只是那種格格不入、充滿敵意的感受,念念感到相當無助。

抽大麻事件,成為了RYAN跟念念吵架的一個重要關鍵,但或許其實不過是個引爆點吧!念念無法改變RYAN的過去、她也很努力想要接納這個事實,可是愛情往往不是愛在那個當下、沉浸在愛情中就可以的,有太多太多其實一直讓念念糾結著的事情,從來就沒有散去。
13-4.png  
但坦白說,在第十二集之前,偶爾我會覺得念念或許有點太「矜持」,那些在意的、卻不願意說出口的,常常讓RYAN無所適從;而且加上我其實會覺得,每個人都有過去,不能因為過去做了什麼如今看來是錯誤、太過衝動的選擇,就否定了這個人重新開始的機會,甚至我也會覺得「結束」的勇氣也是很值得讚許的──可是這些前提,都是在跟過去切割乾淨的情形之下。

看到第十三集,RYAN讓我無法接受的,其實跟念念一樣,是發現他的坦白是分期的,念念總是以為自己知道了全貌,但實際上才發現只不過是拼圖的一角,她總是有太多「突然」必須要承受,這真的是一段她期待的愛情嗎?有那麼多的不安、有那麼多需要妥協的事情,而且坦白說我覺得「法律上尚未離婚」這件事情,就算已經是名存實亡的婚姻、就算已經分居,但還是夫妻關係。那個瞬間,或許念念理解了SALLY的敵意──就法律角度來看,她的確不小心當了闖入別人婚姻的「第三者」。
13-2.png  
不管是湯瑪森太太、或者是念念在實習階段認識的新朋友WINDY,某種程度上都讓念念對於感情有另外一種看法──我覺得這件事情很有趣的是,當妳以為大部分人對待愛情的期待與想像是類似的時候,卻發現其實世界上對於愛情有那麼多不一樣的解讀跟理解,而那些與自己感情觀不同的,都會在某個瞬間,對自己產生當頭棒喝般的效果。那個當下會是衝擊,但我想也會帶給念念很多不同的看法,或許是灑脫、或許是率性,也或者是另外一種面對愛的態度。(PS:我覺得WINDY口中的「亂愛三字經」說法好可愛啊)

雖然相較於感情線來說比較是次要的篇幅,但我覺得念念的實習生活也是讓我覺得很豐富的部分!不管是吉他手的案例、或者是後來的WINDY,我覺得「離開合勝堂」的念念,也許不見得是技藝上、醫術上有什麼真正很實質的進步,可是我覺得面對這樣不一樣的病人,甚至包含像是錢教授跟念念分析中醫在美國的現況,都對念念來說是經驗值上的成長。
13-1.png  
OK,接著讓我們把場景拉回到大稻埕,鄧天明終於下山面對了──不過我覺得站在多數觀眾的角度,應該都還是會跟JO一樣,儘管可以理解那就是天明處理事情的方式,可是還是會覺得他把所謂的人情味、所謂的義氣,太擺在自己之前了,這樣的人其實活著是很辛苦的,把所有的責任、別人的情緒都一肩攬著,這樣真的好嗎?而在雜貨店的賣與不賣之間,我覺得又是另外一個不同角度的思量,是,賣雜貨店或許是「不得不」的決定,但是不是能有其他機會跟可能?

其實像是小趙的事情,儘管被騙是「結果」,可是我覺得投資本來就有風險,儘管可以理解小趙的情緒,但是把所有的怒氣怪罪在天明身上,總還是替天明抱屈,畢竟他也是受害者啊!但是從祖產變賣,到透過這個轉機進而還是開始了天明本來的計畫,或許可以視為一種對天明的考驗吧──我始終相信,想要這塊土地更好的這份心意,是騙不了人的,這也是當初打動大家的關鍵。
13-3.png  
而另一方面,其實JO跟天明的感情也隨之有些動搖。某種程度上當JO對媽媽隱瞞天明是自己男朋友的事實時,或許就已經加深了天明對自己的自卑感,有一種「不能給她更好的生活」那種渺小與卑微,所以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希望私底下去找JO的阿嬤、以及加倍努力在工作上,希望自己能夠成為有出息的另一半──我覺得這種想法對多數台灣男性來說,都是一種枷鎖、以及無形的壓力。因為其實對女人、對JO來說這並不是最重要的。在JO的「不打擾陪伴」中,其實感覺得出來,在保有彼此空間的前提,還是希望能夠時常聊天、談心,那才是她所渴望的關係。她要的不是一個成功的男人,而是一個可以陪伴她、聽她說、跟她一起分享生活的人。

這段感情最寫實的部分或許也是如此,男人想要給女人更好的,而女人的優秀或許也因此造成了男人的壓力,可那真的是一段感情中最重要的嗎?怎麼相處才可以達到平衡?我想這會是第十四集開始、當JO的媽媽回來之後,這一對會開始產生的衝突吧。

圖片來源:NETFLIX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