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人跟人之間的相處就像是對牆擊球──你用怎樣的力道與方式,就會得到同等的回應。』

《成為王的男人》對我來說有一點進度偏慢的感覺,而且有一種故事太過飽和、到有點塊狀的感覺。河善跟中殿的感情發展、一度牽扯到后宮爭鬥、大妃殿想為兒子向君王報仇的心情與行動、左相的干政等等,甚至發現就政治面向來說,蠻大的關鍵是依照都承旨的政治理想──也就是死去的吉三峰老先生的大同契。這些戲劇線其實有一種既互相牽引、可是又可以同時說顯得比較片段的感覺,我自己是覺得看起來,並沒有到真的非常「環環相扣」。

相較於電影的俐落與節奏感,可能戲劇畢竟因為有比較長的篇幅,還是添加進了不少東西在其中吧。
6.jpg  
雖然並不到讓我覺得鬆散的程度,可是卻會給我一種想要講的東西太多了、似乎無法負荷的感覺,尤其是在政治面向。可能因為那種三方角力的爭鬥,有一點太多力量在掙扎與抗衡了,在觀眾還在為「學習如何當君主」的河善擔心時,就已經丟出很多政治問題出來,像是貪污問題、人事安排問題等等,甚至還有所謂「政治的取捨」。


而河善總是很能夠活用過去的生活經驗,化險為夷;唯有「識字」這件事情,他必須仰賴他人的幫助。不過聽到正在透過抄寫、閱讀詩經而識字的他,卻又不免讓都承旨有芥蒂,覺得河善心懷不軌。
10.jpg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看到第八集,並沒有特別喜歡都承旨這個角色耶!因為儘管明白他想要捍衛的政治理想,是一個人民能夠安居樂業的大同世界,也可以理解,看著這樣染上毒癮而步步沉淪的李憲,終究還是讓他產生了放棄拯救、而是直接掉包一個長相神似的人上陣,可是總讓我覺得,他所謂的「機會」,其實也有一種讓河善成為魁儡君王的感覺。

我一直覺得少了一個部分是──在聽著都承旨的命令行事、扮演君王宣詔的河善,是不是真正明白且認同大同契的內容?是不是願意協助?

7.jpg  
坦白說,當然可以把都承旨打造成一個亦正亦邪的角色──而這樣的立場對我來說,其實對比於當時的時代跟氛圍,是更有說服力的。可是我覺得整個《成為王的男人》卻似乎想要經營這個角色是一個非常正氣凜然,為了達成心中的理想,犧牲一切在所不惜,有一種擇善固執的忠臣之感。

可是或許因為他有些行為我自己比較無法認同,所以我對這個角色的觀感一直都有一點複雜而矛盾。
5.jpg  
儘管也知道李憲真的不是一個好的君王,不管是精神狀態、染上毒癮等等,其實都已經瀕臨毀滅的邊界,於是都承旨忍痛除掉他,或許也是某種必要之惡──可是看到這一段,在自己生辰,與都承旨一同來到遼闊的海邊、感受久違的自由,卻是他的最後一日。對於李憲來說,都承旨是形同「父親」的人,而也因為他一直以來對於父愛的渴求,某種程度上造就了後來他的個性扭曲。


而當都承旨聽到李憲說的那番話時,一瞬間的遲疑、以及後來還是下定決心繼續執行,那一段其實讓我有一點揪心感的。那一瞬間他不是忠臣,只是長輩看著自己一路看著的年輕人走偏而感慨。
PS:我自己好喜歡這一段呂珍九的表現!雖然是一種被背叛的感覺,可是更複雜的是,他好像早有預料自己這樣的結局──諷刺、感傷、憤怒,那麼多複雜的情緒,隨著因痛苦而逐漸虛弱的聲音,讓人更加心碎。儘管知道李憲的殘暴,卻還是忍不住地有一點心疼他。

8.jpg  
不過要說河善完全作為魁儡也不太對,因為他其實有自己的處事原則跟想法,從第二集到現在,其實一直可以看見,有很多事情他其實是不太「聽話」的,尤其是有關於中殿的事情。在第四集左右,中殿被誣陷對宣花堂下毒的事情,甚至到後來延伸引爆出大妃娘娘跟尚宮的私下交易等等,這一連串對中殿來說的危機,儘管都承旨要他置之不理,可是他還是堅守著自己的承諾,要找到拯救中殿的方法。

因為對他來說──如果清白的人還必須受到冤枉而受罰,那絕對不是他犯險穿上龍袍、假扮君王所渴望改變的世界。
1.jpg  
是啊──儘管我覺得至今關於「大同契」的內容好像還是比較模糊的,只能大抵猜測一個概念(而且還是依據劇情走向跟角色個性安排去推敲的,這點我倒是覺得有點處理的太含糊),但是我覺得透過河善這個角色從一開始單純因為憤怒而想要復仇的轉變,慢慢地、或許也有點受到中殿影響而想要用自己現有的力量,去做那些以往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幫助更多跟從前的自己一樣,日子過著很艱苦的人民們。

講到這個,就要來分享一下中殿跟河善的重陽節市集約會了,不僅是河善第一次收到來自中殿的禮物,也算是兩人感情急速升溫的一次約會。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市集上看到扮演中殿的人,處心積慮的陷害宣花堂這樣的不實片段時,中殿的心碎──而這,也是河善做過的事情,百姓的誤解,讓中殿頗為受傷,那一幕對中殿的衝擊、到後來河善拉著中殿離開,都很有渲染力。

4.jpg  
原來,什麼都不曾解釋的結果,其實不是清者自清,只是讓人民更恣意而天花亂墜地以訛傳訛而已,而最心痛的是,中殿也無力改變甚麼。


在李憲的印象裡,她知書達禮、卻對自己無比冷漠,可是卻其實看得出來,李憲是很喜歡、很介意中殿的,所以當他發現讓中殿轉變、並且用如此溫柔的方式相待的卻是另一個男人,更遑論兩人似乎一起經歷、且擁有了一些他不知道的祕密,自然讓他忌妒心如火中燒。只是儘管是這樣的時刻,他表達自己情緒的方式,還是相當霸道的。或許,是參雜著憤怒跟悲傷吧!某種程度上我覺得,儘管他一開始希望河善成功頂替自己成為替死鬼,但是李憲或許私心期待,中殿會發現這是兩個不同的人。
3.jpg
可是讓中殿傾心的,卻是溫暖的河善──或許也是一種互相吧!當李憲以比較霸道、冷漠且殘酷的方式對待中殿,自然也只能得到中殿的冷淡回應;而河善的純粹、貼心與溫暖,才真正能夠溫暖她的心,讓她露出笑容。中殿很明確地意識到自己從這個時刻開始愛慕自己丈夫──而如此清晰的分界,卻也說明了,她愛的人,是河善。

只是究竟什麼時候會讓這個祕密公開呢?其實河善的身分已經有許多人都起了疑心,中殿、左相、宮女,以及河善的妹妹,這也的確增添了危機感。只是讓人挺好奇的是,這個巨大的秘密會一直埋藏著嗎?就算秘密曝光了,又該如何收尾呢?畢竟──真正的君王,已經死了。 

圖片來源:愛奇藝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