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jpg  
別人的心情,理解不了當然是正常的。自以為能夠理解對方,這種想法才是傲慢的。──《房仲女王大逆襲》三軒家萬智。

《房仲女王2》讓我驚喜連連的一點莫過於──雖然一樣以天賦異稟的天才房仲賣房子的故事為主軸,而也加入了一個「勁敵」這樣的設定,一開始我會以為,走向就像是大多數的日劇第二季一樣,透過勁敵角色的添加來增添刺激性跟競爭性而已,可是看到第五集赫然發現,如果說第一季是把「賣房子」與「家」、「生活方式」來做結合,用很溫馨又同時很貼近生活的視角去描寫現代人對家庭的想法與價值觀,我覺得第二季最大的意義在於,它非常吻合、並且貼近時事。

但是誠如第一季存在的,關於「家人」或者「夫妻」之間的相處也並沒有減少,而是被放在例如三軒家跟課長的婚姻生活上,感覺用比較支線的方式作探討,既沒有失去第一季的主要核心宗旨,同時又增加了深度。這是我自己很喜歡第二季的原因。(而不得不說,看到課長跟三軒家相處跟溝通,總讓我覺得相當有趣)
5-2.jpg  
甚至也因為神秘的留守堂謙治這個角色對於三軒家的執著,不管是第二集提到三軒家不為人知的那段流落街頭過往、又或者是自稱三軒家研究者的這一段,都會讓人猜測他跟三軒家過去是否認識,也會讓課長跟庭野等人忍不住覺得「這人好像有點城府」,而心生警惕。這部分則是慢慢地堆疊神秘感跟懸疑性,直到第五集時,才因為恰巧三軒家的小學同學來諮詢買房事宜,藉此揭開了課長跟庭野偷偷調查三軒家過往的序幕,進而發現了留守堂謙治的真面目。

不過說到課長跟三軒家的婚姻,雖然三軒家好像相對不苟言笑、又是個典型的工作狂,可是其實算是把丈夫照顧得很好呢!可以發現或許因為過往經歷,三軒家對於「家」其實是很用心且執著的。而我覺得挺有趣的一個小片段是,課長希望看到三軒家笑的那一段,最後以課長驚訝的臉、加上刻意不拍三軒家的笑臉,也增加了喜感程度。(畢竟大家也都在其他地方看過北川景子美麗的笑臉了,這樣的處理反而有不同的韻味!)
2-2.jpg  
好的,我要來切入各集討論了。
第二集從一個奧客開始──神子女士對於庭野所找到的物件東挑西揀的,最後卻意外發現她其實長期定居在24小時的網咖當中,成為所謂的「網咖難民」,這真的是非常符合日本社會現況!不管是各種理由──包含東京租屋物價過高、或者像庭野這樣錯過末班車卻又不想要花計程車錢回家的上班族等等,其實網咖這樣有地方可以睡、可以洗澡,甚至還有電腦跟漫畫等可供娛樂,再加上相對低廉,也難怪會有網咖難民這樣的現象產生。

這一集不但討論到這個現象,甚至也透過神子女士的故事,討論到所謂的「孤獨死」這件事情──人都是害怕孤獨的,又希望能夠與形形色色的人共同生活,而非侷限於養護機構的同年齡層互動,導致最後在三軒家的建議之下,打造了一個「新式網咖殿堂」,無疑也是一種創意、一種「社會需求」。不過說真的我蠻認同三軒家說的,不管怎樣,每個人的死其實都是孤獨的這件事情。
3-2.jpg  
從第一季開始,三軒家萬智之所以對我來說是個很迷人的角色,主要原因也是因為──她其實不像典型的房仲(何謂典型的房仲?其實你看庭野、或者是足立就可以看得出來)。她常常說一些或許不中聽的話,可是卻都是「現實面向」,或許會有點刺耳,但那就是忠言。

第三集則是討論到LGBT的議題,這點也算是非常切合時事。三個必須做現場銷售的物件,以前畫家的房子賣給廣告公司的GAY作為引子,導入了這一整集想要探討的重點。不管是庭野的反應,甚至是屋代課長必須要去受訓這件事情,都反映了現在多元化的社會裡,是需要有更多的了解與包容的。就像跨性別者,拼命地扮演著自己所不認同的角色,只是不斷壓抑、且讓自己不快樂罷了。真正的「家」,是要讓自己以更放鬆的姿態呼吸並且生活,並且可以做自己真實樣子的地方。
3-3  
這一集三軒家有一個我自己非常喜歡的名言是──「別人的心情,理解不了當然是正常的。自以為能夠理解對方,這種想法才是傲慢的。」

把這句話放在討論LGBT族群的這一集內,我想它想要傳達的意義是──不是當事人的狀態之下,其實誰也沒辦法真正了解對方的處境跟心情,儘管試著去理解、體諒,終究或許還是無法徹底了解對方,而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去包容多元化的生命,並且珍視每一個生命的可貴。我覺得這件事情反而是一個很正確的態度,因為一旦試圖過多的想法去揣測,可能就會流於三軒家所稱的傲慢,甚至也就是所謂的歧視跟異樣眼光吧?這或許反而讓人覺得不舒服。

但是,願意去理解、並且接納,有產生這樣的「想法」本身,或許就是相愛的證明。因為愛,所以即使無法完全理解,還是願意試著去理解,這份心意才是珍貴的。
3-1.jpg  
而另外,還有一個旗桿地的房屋,就房屋條件看來,這真的不是一個有著良好條件的屋子,狹小的通道,任誰也不願意買在這樣的位置吧?可是對這對女同志來說,卻是一個「互相妥協之後的結果」。一個不甘心被世界異樣眼神看待,想要更自由自在地相愛(尤其竟然有老人家不願意售屋給同志族群,看到那一段其實讓人蠻傻眼的,不過我想也凸顯了LGBT族群的處境吧!);另外一個則或許是因為抗爭的累了,如果沒有辦法讓所有人理解兩人的愛情,那麼她寧願不要浪費時間跟世界對抗,只想要悄悄的戀愛。這兩件事情聽起來很衝突、很矛盾,可某種程度上,就像留守堂所說的,愛就是這樣複雜的矛盾體,就像旗桿地的房屋一樣,就算有再多不被世俗認可的條件,但還是終究有適合居住在這裡的人。

這件事情不免讓我在想另外一個問題。
4-1.jpg  
就像第四集,三軒家一開始想要推薦給山路先生的物件們一樣──或許有那麼多世俗條件之下覺得「好」的房屋,可能交通方便、或許有增值空間等等,可是那必然是「適合每個人」的房子嗎?從上一季到這一季,我們看見三軒家萬智多次化腐朽為神奇,她的那句「沒有我賣不出去的房子」名言當中,有她的自信跟傲氣之外,某種程度上我覺得,或許那些在觀眾看來覺得「誰會買這種房子?」的房屋當中,還是會有在種種條件之下,最適合居住在此的人。

此外,從前兩集三軒家跟留守堂對決的獲勝(可是業績卻明顯有三分之一被搶走)、第三集足立在留守堂的幫忙之下賣出了難度很高的旗竿地屋件,可以發現很漸進似地,留守堂謙治的威脅性是越來越高的,而就在第四集,三軒家萬智雖然成功售屋給山路先生,可是卻在售另外一套房子給其女兒女婿的時候,被留守堂搶走了業績。三軒家因而吞了首敗,就連TEIKO房產的其他人,都震驚不已。
4-2.jpg  
講到第四集,我其實有另外想要討論的一點,就是關於山路先生與女兒兩代人在價值觀上的差異,其實從屋代課長、庭野跟小床/鍵村這幾個人身上,也可見一班。每個年代的人其實在時代環境之下,的確會衍生不同的價值觀,而一味的捍衛自己所信仰的價值、而去否定別人的想法,只會導致世代的衝突與隔閡越來越多。其實就像庭野說的,處在中間階段的這個年紀,最矛盾的莫過於,好像沒有辦法像前輩們一樣,靠著努力就可以換取成功,就像不斷在售房的他們,未來真的有辦法自己買一間房子嗎?這種迷惘也的確是現在的年輕人會感到無力的,因此,自然就產生了如鍵村跟小床這樣的及時享樂派。

怎樣是對的呢?其實我覺得也是蠻看個人個性的,也沒有正確答案。而我想每個人也都在找尋自己的「中間值」吧?如果能在工作上也找到熱情,儘管可能就像第四集一樣,不管是政策導致的變動,或者是大環境的不景氣等等,但還是會找到努力的動力,或者說,「成就感」。
5-1.jpg  
第五集的社會議題性似乎比較沒有前幾集那麼強烈──我想是因為,把蠻大一部分的重點擺在三軒家首敗之後,以及調查三軒家跟留守堂的過去吧?不過儘管如此,我也並不會覺得這集相對雞肋。「追尋外表」這件事情或許顯得膚淺,可是我覺得每個人所追求的、所執著的並不相同(這讓我想起有一部日本電影《未成年愛狠大》,先喜歡上對方的外表、或者是家世背景有甚麼重要的呢?每個人所看見的,本來就不相同)。

另外,就像之前看到《信用詐欺師JP》也有一集討論到此──「美麗」這件事情其實已經變成一種變相的懲罰了,當每個人都過於追求美的時候,可能就會相對造成了一些歧視或是不平等而渾然不察。
不過其實,不管是為了擺脫因為外貌而受到的不公平對待而發憤圖強、考上東大,又或者是靠著化妝來改變自己容貌(不過化妝真的能改變到那種程度嗎?真是驚奇),甚至是像《我的ID是江南美人》裡的美來一樣去整形,這都是個人的追求,不能夠去批判。只是難免就像當時我寫觀後感時所分享的──我們是否都曾為了世俗定義的美麗,努力的太過用力?
5-3.jpg  
最後──坦白說我蠻意外會那麼快,就會揭開留守堂的真面目,也才發現他跟三軒家是國小同學,也曾經因為外貌自卑的他,改頭換面之後再次接近三軒家,甚至以「三軒家研究者」的經驗累積當中,慢慢摸索出一套三軒家售屋的秘訣。某種程度上,我覺得當他自白自己喜歡三軒家萬智時,不光是讓屋代課長跟三軒家都相當震驚,我想感到最失望的,應該包含了足立聰、以及支持足立跟留守堂CP的眾多觀眾吧?不得不說前幾集的氛圍真的處理的腐腐的,讓人都跟足立一樣,忍不住產生心動跟臉紅心跳的感覺!只可惜似乎是留守堂要打探三軒家消息的方式啊~

而在震撼彈襲來之後,蠻好奇後續的發展!不過看到預告,似乎會讓這兩人並肩作戰,也讓我挺期待第六集的。目前來說,第二季的《房仲女王大逆襲》真的沒有讓我失望啊!

圖片來源:網路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