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我們到底有沒有機會可以重新開始?』

樂獄 │ Bad Boy Symphony

導演: 孫啟明
編劇: 孫啟明
演員: 林哲熹、紀言愷、范少勳

《樂獄》其實是在上映當天就看首映的電影,只是這幾天因為工作的事情太忙,所以一直沒有時間寫這一篇。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對《樂獄》的情感比較複雜一點──這是一個改編自真實事件的故事,其實可以發現,導演/編劇在創作這個題材上的立意很良好,甚至是感覺得出想要訴說一些什麼的企圖心跟野心,可是對我來說,或許為了讓它更符合「電影」的戲劇張力,導致新增了一些我其實覺得沒有那麼必要的情節,甚至這些會時不時的影響我自己的入戲程度。
b
先說我自己覺得蠻有意義的是──關於「標籤」這件事情,社會對於他們的誤解或者說那種恐懼與不安,那些歧視、那些異樣眼神、那些不夠包容,都反映了他們已經是被貼上標籤的孩子,甚至,也逼迫他們自己為自己貼上標籤,而那個標籤即使經過監獄的「重生」、「改造」,仍會留下殘膠,而這件事情很可能變成一種惡性循環,讓他們再次誤入歧途。而《樂獄》有一個小插曲是,在播出之後,有遭到一些聲音的反彈,認為有一些汙名化之嫌──可我覺得,或許是有一點太過武斷的只描寫單個面向,可是,監獄這樣的存在、監獄的存在意義,其實還是很多人會相對以比較負面的姿態去看待。

而《樂獄》的重點在於「音樂感化」,可以說,在台灣這樣一個升學主義掛帥的國度,讓孩子們找到自己額外的成就感、額外的寄託。

c
這件事情其實本身是有趣的──就像那句很經典的對白「都說學音樂的孩子部會變壞,那為甚麼壞孩子就不能學音樂?」,是啊,為什麼不行?藝術之前的人人平等,是象徵著每個人都有權利去感受音樂的美好,而透過拿起樂器,他們把自己的故事化為音符──而在每一個受刑人的故事裡,都會有那麼一點煽情的成分存在。我很喜歡那一種「每一個受刑人都有故事」的概念,可是,卻又覺得在各個故事之間顯得有一點片段。

甚至這件事情,也包含在角色的關係之間。不管是初來乍到的老師書寧,或者是監獄內角色們之間從衝突到後來的合作,我都覺得有一種過於順理成章的感覺,好像在時間到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被轉變,導致在戲劇張力最強的時候,給我一種斷掉的感覺。
D  
而包含像是感情線、或者是最後表演的所謂「態度」,則是讓我覺得格外沒有必要的部分(那「態度」還真是瞬間有了《陣頭》的既視感),而這個「沒有必要」其實有時候會讓我產生一些尷尬感;倘若真的是改變真人實事,那麼被改編的篇幅有多大?留下的有多少是真實?竟然意外的讓我在這個故事中,產生了一些質疑跟疑竇。對我來說《樂獄》是一部我看到了主軸,可是好像各個情節橋段好像並沒有過於完整的裹著它,而顯得有一點開枝散葉。

其實我自己是覺得蠻可惜的──畢竟,就像一開頭所說,我覺得這件實事的本身很具意義,而且其實是真的可以被拍成勵志的故事,可是到後來,我覺得重點有點被模糊掉,導致什麼都想談、相對的就像什麼都沒有談到,這是我覺得相對來說這部作品讓我失望的原因。


圖片來源:網路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文章標籤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