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pg  
每個人、或者說每個階段所仰賴活下去的養分,都不一樣,可是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讓自己的心舒服地、過得去的方式。

最近看了幾齣下來,覺得台劇還蠻喜歡走那種主打「回家」的路線,像是一種疲勞之後、心靈上的撫慰一樣。某種程度上我其實還算蠻喜歡這樣的題材,舒服而療癒,卻又隱隱有一種打到內心深處的共鳴感。就像那句俊龍說的,「從台北回到這裡頂多三個多小時,但我通常要花365天,甚至更久」一樣,很多人往往把家、家鄉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可是卻又因為工作忙碌等理由,而被迫不常回去。

其實就像我自己是住在家裡好了,每天通勤也不過是一到兩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可是當工作一忙起來,也很容易覺得自己是身體回到了家沒錯、可是卻因為沒有跟家人相處而覺得少了一種「回家」的歸屬感。
1.jpg  
我覺得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縱使我們並不會特別去歸類,可是「心態上的回家」,跟所謂的「把家當成飯店回去休息」一樣的感覺,內心卻是無比清晰、可以分辨出來的。

而俊龍為甚麼不回家?一方面當然是因為工作上的忙碌,從第一集就看得出他在房仲業應該算是還蠻有前途、也很有工作表現的年輕世代,而另外看到第三集之後,我覺得應該有一個原因是因為「逃避」,逃避自己跟阿忠高中時所遭遇的那起車禍意外、導致阿忠失去了一條腿這件事情。這可以說是第三集的重點──甚至就連主題也訂為「兩人三腳」,可是我覺得在這段關係裡,更重要的是這起意外造成的兩人心結,愛情方面只是段青澀過往,我個人倒覺得不是重點。
3.jpg  
其實看到《用九柑仔店》第三集,我自己覺得很喜歡的一個部分是──看似每一集都是很平淡的生活日常,都是仿若可以看見時間流動的那種步調跟節奏,可是在那些愜意裡,各集都是有重點、而非流於流水帳的。在流暢中,卻每集都有一個很能夠打動觀眾的核心,而與此同時,好像都暗留了一些所謂的伏筆,這是我覺得會讓人繼續看下去的!

例如我覺得,對昭君來說很大的心結,來自於母親的一種情緒勒索跟言語暴力,讓她始終沒有所謂的歸屬感與自我認同,這也是造成她一直會去否定自己、不願意相信自我價值的原因。
5.jpg  
可是就像恩沛這個角色(長大之後是由邱澤客串演出呢!非常期待),我覺得就是一個有鋪下懸念的部分──他對昭君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可是卻又在目前劇集裡,會讓觀眾對他充滿好奇的一個角色。其實不光是恩沛,主要角色的人物設定、背景裡,或多或少都會有這樣的一個部分存在。所以你說,這樣的戲劇好寫嗎?其實我覺得要怎麼埋地不著痕跡、且會讓人想要繼續追下去,是有難度的。

就像整個村裡的人,都對彼此有一定的熟識度,可是卻又會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事與秘密,就像俊龍在第三集最後發現了阿公的秘密一樣。
4.jpg  
本以為只是在時代潮流之下,所謂傳統柑仔店的生存面臨挑戰,可實際上用九柑仔店所面對的是被查封的危機,而阿公為甚麼病倒?在用九柑仔店身上發生什麼事情?自然就是第四集的一個大重點。不過我覺得,從第一集開始的雙線敘事,接續到後來俊隆去回憶起與柑仔店有關的種種回憶,不管是聽阿公說著這家商店的名稱由來,又或者是他與阿忠、阿芬一起的學生時光,我覺得都是珍貴的回憶。

那是很多方便的事物所無法取代的情感,那是一種屬於老派的溫度。坦白說,光是第一集看老人家很自然的「賒帳」、「記在板上」,這種或許對商業社會來說已經顯得不可思議的習慣,好像也是一種屬於柑仔店的人情味。
7.jpg  
而當然,故事走到後來,俊龍會知道的還包含當年阿公的一段轟轟烈烈情事吧!這也是我覺得在後面劇情裡會讓我期待後續的懸念之一,因為在第一集時,看到王柏傑跟王淨兩人私奔之後,小夫妻過起了質樸但是溫馨的日子,而放下千金小姐的姿態與原有的物質生活,可是卻在一次的疾病裡,迫使了楊進德必須哭著把銀月送回去。兩人哭著分別的那個鏡頭,真的在第一集就極具渲染力。

楊進德之所以經營柑仔店,想必也是因為銀月的一個心願,希望永遠亮著燈、有著那種回家的溫暖。不過也讓人好奇的是,銀月後來病癒之後,是否有回來?這也是很讓人好奇的後續。
2.jpg  
長大的無奈與惆悵,彷若某些事物已然逝去的時候,或許一時的衝動,會是某種轉捩點──回家,是俊龍所做的選擇,又或者是他心裡一直浮現出來的聲音,只是透過了別人之口,思索自己人生所真正要的東西。是休息、是駐足,或許也是重新思考庸庸碌碌的人生裡,自己追求的是甚麼。而其實,是沒有標準答案的。每個人、或者說每個階段所仰賴活下去的養分,都不一樣,可是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讓自己的心舒服地、過得去的方式。

而其實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努力著的吧!

最後附上長版預告,大家一起跟我準時前往「用九柑仔店」喔~

《用九柑仔店》
♪ 愛奇藝台灣站 │ 每週五24:00播出一集
♪ 線上看傳送門 │ 點我線上看

圖片來源:愛奇藝
✩ Follow Me on 粉絲專頁 │ Instagram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