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日的蟬 Rebirth
上映日期:2012-07-13
類  型:
劇情
片  長:2時27分
導  演:《孤高的手術刀》成島出
演  員:《太平洋的奇蹟》井上真央、《不要嘲笑我們的性》永作博美、《20世紀少年》小池榮子
發行公司:絕色

★ 暢銷小說作家角田光代《第八日的蟬》原著改編
★ 榮獲2012年第35回日本奧斯卡 11座大獎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成島出)、最佳女主角(井上真央)、最佳女配角(永作博美)、最佳劇本(奧寺佐渡子)、最佳配樂(安川午朗)、最佳攝影、最佳燈光、最佳錄音、最佳剪輯、最佳新演員(渡邊木實)

n   從綁架案件的結局劃開故事的兩條線

 

影片一開頭以黑幕搭配旁白開場,漸漸的從黑暗中浮出人臉的輪廓、到最後完全清晰,接著並以惠理菜親生母親獨白的方式揭漏惠理菜回到親生父母後的生活並不快樂,接著以一個憤恨的口吻下了結語,並迅速FADE OUT;希和子的部分也是用一樣的手法,並以法院審判為此綁架案之結局,希和子一句「為此,我感謝秋山夫婦,我無須致歉」引發譁然。至此,觀眾只知道發生了一樁綁架案,而且是由情婦去綁架原配的女兒。接著故事便以法院審判為中心兩條線分頭發展,一條線是過去─希和子帶著薰逃跑的漫長旅程;一條線是現在─在綁架案後回到原生家庭的秋山惠理菜的人生。雙軌進行的故事讓所有拼圖漸漸找到位置而明朗化,有趣的設計是,長大後的秋山惠理菜卻遇上了跟希和子一樣的情況─懷了有婦之夫的孩子,而她,在千葉的建議下要走一趟尋根之旅,這趟旅程從天使之家開始,到最後的小豆島為終點,慢慢的兩條故事線交纏,最終相交於片尾。

 

n   文學感命名─「第八日的蟬」象徵

 

「第八日的蟬」是什麼?我覺得這個片名本身就相當有設計感。惠理菜跟千葉的觀念轉變,是這趟尋根旅程的重要關鍵,而觀念轉變這種較為抽象的東西其實是很難讓觀眾查覺到的,雖有賴於演員的表演,但我覺得具像化是個更安全的選擇,例如本片所使用的意象:第八日的蟬。據說蟬在地下活很多年,一到地面就只剩下七天的壽命,惠理菜跟千葉閒聊中提到這點,而兩人在片初時有志一同的表示,能活到第八日的蟬太寂寞了,因為同伴們都死去了只剩下自己;可是在尋根之旅結束、惠理菜肚子裡有了生命以後,她們卻改變了想法─活到第八日的蟬是幸運的,因為牠可以看到更多其他同伴所欣賞不到的風景。我覺得小說改編的電影都有這種特色,會穿插著一種「文學感」,將想要表達的轉變給具體化,沒有影像風格轉變、演員表演改變也可以讓人感受到差異。我覺得無論什麼故事,觀眾們都會期待看到主角有所「成長跟改變」,關於「第八日的蟬」的假設性討論則是本片中惠理菜跟千葉最顯著的觀念轉變。

 

n   在日本電影中的「雨」

 

本片中,同一條下著雨的街道大遠景曾經出現兩次:一次是希和子帶著嬰兒逃跑,另一次是剛返原生家庭的惠理菜覺得自己「被關在不認識的叔叔阿姨家而逃跑」,兩次的雨都象徵一種慌亂,都有急於「逃離」的感覺。在 日本影片中,自然界本身被頻繁使用於描繪為作為關聯域和人格化的。由其明顯的是對雨的象徵性運用,如黑澤明電影《羅生門》也是以雨開場。安德森和里奇說過,「在日本經常下雨﹐雨中的場面是必不可少的……這是証明一部影片是日本的可靠符號。」我認為將「雨中景像」這點相當有趣,當一個國家的氣候足以構成他的電影在國際間成為一個「符號」時,就足以變成一種類似商標的特色,讓別人一看就一目瞭然這是哪國出產的電影,氣候也能成為一個符號實為特殊,而也的確在日本電影中常見到「雨」。

 

n   營造氣氛的緩慢步調

 

全片走一個緩慢步調,很像是影像正在緩緩的敘述著很多個人的人生,為此,在拍攝跟剪接上我覺得都有刻意經過安排,除了較多以長鏡頭表現之外,剪接上每顆鏡頭的cut點感覺都特地多留個幾格,看這部片剛開始會覺得有些cut點不夠乾淨俐落,可是觀片的兩個小時中,卻慢慢覺得一些長鏡頭,或是一些演員表演、場面調度上的刻意拉長鏡頭,成功培養出一種情緒。這部片的關鍵我覺得並不是要丟給人很多很多資訊,而是像伊索寓言一樣,透過四個女人的故事,令觀眾發人省思,而刻意留長的方式讓人有時間去反芻每個故事橋段的意義,我覺得是留給觀眾「思考的時間」。舉個實例來說,惠理菜的父親瞞著妻子偷偷拿錢給打工中的女兒的情節安排,除了尷尬的對話之外,刻意留了約莫15秒的空白,僅是惠理菜望著父親、父親低著頭,停頓之久讓人先是驚奇,事後更能感受到這對父女對彼此的生疏,間接證明父親當年的外遇,的確對家庭造成了傷害。這樣相當的安排雖稍嫌不緊湊,卻更加凸顯尷尬氛圍。

 

n   隨著主角情緒起伏的燈光設計

 

色調上來說,全片畢竟算是敘述一個家庭的「悲劇」,因此都以比較冷色調為主,雖可能是氣候所致,但感覺更像是調光時刻意把整體壓暗,製造出一種陰沉感,全片基本上是很少有陽光露臉的,少有的陽光光線也通常只是強調出一種對比感,而對比感其實我覺得是象徵一種矛盾的──例如惠理菜跟千葉訴說自己可能懷孕的那場戲,其實她心情應該是期待卻又驚慌的;又例如希和子剛帶著薰到天使之家時,對比室內的陰沉冷色光,窗戶又隱隱約約透進陽光的溫暖光線,混和色溫的設計跟整體的構圖我覺得其實也跟希和子的心情相互呼應──感覺抓到了希望,卻又對未知的世界感到憂慮。此外,在小豆島上的祈願儀式,所有的紅火光讓我覺得是全片中最為溫暖的一幕,雖然在許多攝影記者拍照時透過希和子微微低下的動作就有猜測到兩母女的相處即將走到盡頭,卻還是被火炬的溫暖而讓觀眾也祈禱著一切都只是自己的擔憂,火炬的設計象徵著最後的溫馨相處,即將燃燒殆盡的幸福,除了在光線上有別於其他場之外,也很具象徵性。我覺得本片的設計除了要燈光師夠有經驗之外,必須跟導演有更多的討論、甚至於對劇本、整個故事要有超過一定程度的了解才有辦法達成,這點更可以看出在日本奧斯卡最佳燈光的實至名歸。

 

n   劇本安排的種種巧思

 

小說改編成劇本我認為也需一定的實力,如何將「文字」躍升成「影像」而讓人不覺得乏味、又能完整的表達故事,我覺得相當重要。我很喜歡《第八日的蟬》中的一些小橋段的設計,例如我個人很喜歡剛回到原生家庭的惠理菜在聽秋山太太講床邊故事時那種茫然的表情,以及要媽媽唱小星星、卻一直否認媽媽唱的歌曲(因為不是希和子唱的那首),而讓秋山太太情緒徹底失控、四歲的惠理菜甚至跪著不停跟母親道歉的那一場戲,就已經暗示了這個家庭將不再美滿了。
四年的人生、還有長大後的惠理菜那條線兩個故事要容納在兩個小時內的電影,我覺得時間的縮影相當重要。我很喜歡當希和子在小豆島上的手工麵坊的兩幕,一幕是剛去工作時的不熟練、笨手笨腳的做錯事,而老師傅慈祥的說「剛來都這樣,練習久了就會熟練了」,到下一次再次拍希和子工作時,明顯的變成了專業人士,連老師傅都滿意的點頭,這樣的設計就很明顯的看出時間的流逝,又不用以文字敘述方式表達「幾個月後」之類的,我覺得相當高明。另外許多空鏡頭的設計我覺得也相當有質感,也是代表「時間流逝」的良好證明。

 

n   從《第八日的蟬》看亞洲社會的傳統價值觀

 

整起綁架事件的發生,起源自秋山夫妻的殘破婚姻,卻因此賠上了另一個女人──希和子的一生,做錯事情的人付出了代價,可是沒有錯的人卻也狼狽地受害了。本片也在某種程度上反射出亞洲社會的外遇案例,男人總哄騙著情婦總有一天能娶她為妻、所以現在先不要懷孕,卻一邊享受著外遇的快感,原配卻總是割捨不下丈夫而歇斯底里、情緒失控,甚至去辱罵情婦,希和子決定抱走薰的念頭,難道沒有一絲的報復心態?被罵空殼子的她,何嘗不想正常的為人母?感人的是,在最後,朝夕相處的母愛還是讓希和子選擇一切讓薰過得好,超乎常人的偉大,相較於秋山太太的壓迫,惠理菜才「從來沒辦法恨任何人」吧,看似罪大惡極的女人,卻給她最濃厚的母愛,這也難怪她會說自己「不是個正常人了」。亞洲社會的現狀,往往犯了錯的男人卻不是最受傷的那一個,你爭我奪的、兩敗俱傷的,卻往往都是女人。惠理菜的父親以及惠理菜的情人岸田都是這般,可全片卻幾乎沒有對這兩個男性有太多的著墨,似乎連錯誤都被一筆勾銷。幸運的是,惠理菜選擇了割捨,而不是藕斷絲連,雖然大學生未婚懷孕這件事情有待商議,但是我覺得能夠割捨所愛的勇氣是令人佩服的。

 

n   聯繫著希和子跟薰的最後回憶

 

最後在小豆島照相館的一幕,採用交叉剪接的方式,惠理菜的追尋回憶、薰跟希和子的最後紀念,直到最後照相館的攝影師拿出底片,告訴惠理菜五年前希和子已經拿走相片,甚至最後到暗房親自沖出照片時,那一刻真的是相當煽情而催淚,隨著影像慢慢的浮出,彷彿所有一切都漸漸的釋懷,對於肚子內的新生命,惠理菜也找到了真正疼愛他的方式。一切的設計到最後一刻變的緊湊而讓人明顯到即將進到高潮,而我也相當喜歡在島上孩子升小學而紛紛到照相館拍照留念、讓薰心生羨慕的這個小巧思,讓觀眾更可以感受到「時間緊迫」的壓力,希和子已經沒有時間再等薰長大、升小學,而她就算冒著風險也要完成薰最後的願望。前面的這些鋪陳也足夠讓我們進到角色的內心,不管是希和子、或者是惠理菜,我們似乎都可以懂得她們彼此的悲傷。

 

n   結語

 

是非對錯、倫理道德是什麼?造成這樁家庭悲劇的膾子手究竟是誰?咄咄逼人的原配、外遇的丈夫、還是綁架案的犯人希和子?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立場,每個人都是做著他們自己覺得正確的事情罷了。除此之外,媒體在這整齣事件中是否也扮演著重要角色呢?沒有媒體的渲染,看似破鏡重圓的家庭不會搞的貌合神離,也不會逼得一個大學生就這樣不快樂的成長。

我原本也覺得獨自苟活到第八日的蟬是寂寞的,但是在看完這部片之後,突然有種也許該知足於己狀,去享受看看這個世界的感覺。


 

    全站熱搜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