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作業的緣故所以特地去借了角田光代的原著小說來看
做了一點小小的比較哈哈

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所以一寫再寫都不會膩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是因為懶啦XD)
也真的很想要把這部電影/這本小說推薦出去
原著小說有更detail更內心的部分~

【電影】第八日的蟬Rebirth
這算是PART ONE的部分哈哈
這篇就主要放小說跟電影比較跟個人小小看法囉

 

敘事結構上,小說的版本則是兩個單軌進行。先以希和子這條過去的線發展,以希和子的第一人稱寫日記的感覺來記錄這段逃亡旅程,因此在字裡行間都會有很多「大概是」、「我猜」等猜測性的字眼,而這些疑點跟一些在故事上比較不合邏輯的地方則都在第二章秋山惠理菜的部分給了解答,例如警方最初的追查方向錯誤解釋了為什麼希和子能夠搶得逃跑的先機而過了四年、又例如希和子中途曾經住過的中村富子家狀態等等;第二章秋山惠理菜的部分在處理自己對綁架案件看法以及自己未婚懷孕也是用了相當多的自述,尤其是會一直拿自己跟希和子做比較,讓讀者看出綁架案件影響惠理菜之深。
電影則以綁架案件的結局劃開故事的兩條線。影片一開頭以黑幕搭配旁白開場,漸漸的從黑暗中浮出人臉的輪廓、到最後完全清晰,接著並以惠理菜親生母親獨白的方式揭漏惠理菜回到親生父母後的生活並不快樂,接著以一個憤恨的口吻下了結語,並迅速FADE OUT;希和子的部分也是用一樣的手法,並以法院審判為此綁架案之結局,希和子一句「為此,我感謝秋山夫婦,我無須致歉」引發譁然。至此,觀眾只知道發生了一樁綁架案,而且是由情婦去綁架原配的女兒。接著故事便以法院審判為中心兩條線分頭發展,一條線是過去─希和子帶著薰逃跑的漫長旅程;一條線是現在─在綁架案後回到原生家庭的秋山惠理菜的人生。雙軌進行的故事讓所有拼圖漸漸找到位置而明朗化,有趣的設計是,長大後的秋山惠理菜卻遇上了跟希和子一樣的情況─懷了有婦之夫的孩子,而她,在千葉的建議下要走一趟尋根之旅,這趟旅程從天使之家開始,到最後的小豆島為終點,慢慢的兩條故事線交纏,最終相交於片尾。
→ 我認為這樣的改編有助於觀眾情緒的堆疊,層層鋪陳讓觀眾能在最後惠理菜的獨白中獲得解放,也避免於持續順序的說著同一個人的故事而顯得疲乏的狀態,增加了故事的層次性,也讓第二章惠理菜拿自己跟希和子比較的部分,可以透過轉場跟交叉剪接的安排而表現出來。

在結局部份,小說以出獄後的希和子做結尾,比較煽情一點的設計是她看著惠理菜跟千草搭上船,只覺得神韻相似卻沒有認出是薰,這樣一個陰錯陽差的擦身而過設計,而且小說版本並沒有強調惠理菜回到小豆島後勾起的回憶;但是電影部分卻是以
最後在小豆島照相館的一幕,採用交叉剪接的方式,惠理菜的追尋回憶、薰跟希和子的最後紀念,直到最後照相館的攝影師拿出底片,告訴惠理菜五年前希和子已經拿走相片(在小說裡,希和子表示自己是沒有勇氣搭上船回到那個她曾想定居的小島上),甚至最後到暗房親自沖出照片時,那一刻真的是相當煽情而催淚,隨著影像慢慢的浮出,彷彿所有一切都漸漸的釋懷,對於肚子內的新生命,惠理菜也找到了真正疼愛他的方式。一切的設計到最後一刻變的緊湊而讓人明顯到即將進到高潮,而我也相當喜歡在島上孩子升小學而紛紛到照相館拍照留念、讓薰心生羨慕的這個小巧思,讓觀眾更可以感受到「時間緊迫」的壓力,希和子已經沒有時間再等薰長大、升小學,而她就算冒著風險也要完成薰最後的願望。前面的這些鋪陳也足夠讓我們進到角色的內心,不管是希和子、或者是惠理菜,我們似乎都可以懂得她們彼此的悲傷。另外在小說裡,關於「活到第八日的蟬」觀念的轉變在兩人於飯店的時候就已經表現出來,電影卻遲遲到了最後回到小豆島上,美景讓她萌生了跟當年的希和子一樣的想法,才在最後一顆鏡頭顯示改變。
→ 雖然我自己很喜歡、甚至在看電影很期待希和子跟惠理菜可以相遇(即便只是擦身而過、能讓思念薰的希和子看到她一眼也好的心態),但是不能否認是的有了照片這個比較具體的東西比較可以合理的說服觀眾關於惠理菜在最後突然想起一切,甚至是希和子在被逮捕的當下大喊「那孩子還沒吃早餐」的煽情,增加催淚成份。至於「第八日的蟬」的改變之所以順序被延後,我認為是想要製造出希和子跟惠理菜同為人母,想讓孩子去感受大自然的想法萌生、以及想把全文主旨在最後一刻才全盤托出的感覺才有此更動。

小說版本明顯比電影版有更複雜的內心戲,因為小說是以希和子跟惠理菜的第一人稱所寫的故事,而電影在敘事上比較像是觀眾在窺視這兩位主角的故事,很多小說中的內心情感跟獨白透過影像只能有賴於演員表演,而難免會有所疏漏、無法如同小說般細膩呈現;也因為小說是先敘事完希和子的部分、也就是綁架案的那四年逃亡之旅後,再從綁架案事過境遷後來敘述惠理菜離開希和子後的生活,所以在閱讀小說時情緒上得以一貫,電影則是以兩者交叉剪接的方式在說這個「綁架案」的過程及後續,相較之下的確比較不容易進到哪個角色的內心。
→ 內心戲的部分一向是小說改編電影的罩門,很多看過小說再去看電影的人常會覺得「情緒不夠」,但我覺得《第八日的蟬》在這點上已經算做的還不錯的,演員表演也都很到位。至於小說的敘事一貫到底以及電影的交叉剪接我認為各有千秋,但是以電影來說我認為交叉剪接的改編是有必要的,而且在這點上面轉場的設計就顯得相當重要,我很喜歡這部電影的轉場是搭配劇情而定,在整體節奏偏慢的電影中搭配劇情而剪接更有其氣氛營造的效果,讓觀眾得以在最後一刻隨著惠理菜一同情緒爆發。

而小說明顯有更多的情節是電影中所省略的情節,例如電影中並沒有中村富子曾短暫收留希和子的情節、沒有在小豆島上的老舊賓館工作而結識了小花等人而是直接進到久美娘家以及進入麵店工作、沒有提及秋山惠津子短暫的外遇甚至她拖累了警方、也沒有提及警方的調查小組因此鎖定錯嫌疑犯而延誤調查行動,因此讓希和子能藉機逃過最初的搜索、也沒有提及ANGEL HOME的創始人拿俄米的故事,甚至是整個ANGEL HOME的歷史(尤其是ANGEL HOME的結束在小說版中其實有相當大的篇幅,但是在電影版中並沒有過多的著墨)在電影版中都只是透過千草的事後調查而草草帶過,而大部份著墨較深的重要角色幾乎都在小說中有詳細的背景介紹,尤其是ANGEL HOME裡的久美幾乎有一整段篇幅的介紹但是在電影版中也只是略提等等。
在人物上電影中也沒有真理菜(惠理菜的妹妹)這號人物,這個在小說中幾乎是惠理菜成長過程中的唯一心靈支柱,也沒有提及惠理菜曾經有過聰美這個朋友。另外在角色設定上我覺得秋山夫妻的心態跟個性幾乎跟小說迥異,小說中的秋山夫妻兩人都相當自私,都為了「逃避麻煩」而做出一切決定,還要堂而皇之的說是「為了惠理菜好」,相較之下對薰付出最純粹母愛的希和子更是相形偉大,但我覺得電影中的秋山夫妻設定上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對惠理菜」,因為看見她就會想起那段過去的心態而不知道怎麼跟惠理菜相處,最明顯的兩場電影中額外加的兩場戲便相當清楚的表達這點:一場是剛回到原生家庭的惠理菜聽到不是希和子版本的小星星而讓秋山太太情緒崩潰的戲、以及長大後秋山先生瞞著妻子偷偷拿錢給惠理菜兩人之間所有的尷尬沉默這場,兩場額外加的戲會讓觀眾覺得這對夫妻因為那件不願提的綁架案而不知道如何跟女兒相處,而不是像小說中的逃避個性使然。
→ 整體來說從小說中可以感受得出作者角田光代對於整個故事結構的完整,幾乎找不到任何疑點,每個小細節都考慮的相當周全,最明顯的莫過於關於希和子的逃亡為何能夠躲避最初的追捕這個小細節,在看電影時其實完全沒有考慮過這個疑惑、是在看小說時才恍然大悟在電影中並沒有這般提及,除了敬佩於電影編劇跟導演改編能力之強讓觀眾沒有察覺到疑點之外,更是欽佩原作者角田光代在創作時連這樣的小細節都考慮到。另外ANGEL HOME在電影中被塑造一個「神秘機構」、有許多疑點都由於創辦人跟內部人的三緘其口而疑點重重,藉以這樣一個設定讓電影可以合理的省略許多小說中對於ANGEL HOME的詳細描述。
人物方面,我覺得真理菜跟聰美兩個角色在惠理菜的成長過程中都扮著「重要象徵」的地位,在電影中可能因為時間的考量而省略這兩個角色是有些可惜卻無傷大雅;至於角色設定上,有可能是因為小說中畢竟是惠理菜的獨白,可能這是她對自己親生爸媽的看法、而實際上秋山夫妻真的只是不知道如何跟她相處而已,並非有如同惠理菜所認為的劣根性,亦有可能是電影中非常集中於說希和子跟惠理菜兩人的故事,而對於其他人都沒有太多著墨,所以這部分就比較被忽略;但我覺得有一大部份的原因是因為導演想要塑造出一個「這個故事中所有的人都是被害者」的感覺,觀眾沒有辦法說誰是完全的做對或做錯,這個故事裡沒有正義的一方,也沒有必然邪惡的角色,這是一個人倫悲劇,沒有是非對錯,只是每個人所站的立場不同罷了。

 



期末趕快結束~有好多想看的劇跟電影喔 ^___^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