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電影基本介紹

冥王星早餐
BREAKFAST ON PLUTO

上映日期:2007-01-05
類  型:喜劇、類型
片  長:2時08分
導  演:【亂世浮生】尼爾喬登(Neil Jordan )
演  員:【赤眼玄機】席尼墨菲(Cillian Murphy)、【亂世浮生】史蒂芬雷(Stephen Rea)、【王者天下】連恩尼遜(Liam Neeson)
發行公司:海鵬

 

★榮獲「歐洲電影獎」最佳影片大獎提名
★榮獲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入選柏林影展觀摩影片

★席尼墨菲獲提名2006年「歐洲電影獎」和「金球獎」的最佳男主角

 

二、前言

在決定了期末報告要以「性別」作為主題後上網搜尋,意外發現這部不但飽受好評、也是國際獎項的常勝軍──《冥王星早餐》,起初只是被有趣的片名所吸引,後來看過預告片後便著迷於輕鬆有趣的氛圍。雖然感覺是討論一個蠻沉重的議題、而且說實話這整個故事其實有一點哀傷,可是導演卻用一個幽默喜劇的方式來呈現,我想要從中去學習這種敘事方式。

 

三、文本分析

全片輕鬆喜劇步調

從開場一個妖豔的「女人」推著嬰兒被男人搭訕,開始倒敘起這個「女人」的故事。

一個看不到臉的女人抱著一個小孩丟棄在別人家門口,看似很平凡、很感傷的棄嬰故事,卻搭配一首相當輕鬆、甚至可說有點歡樂的背景音樂,最有趣的莫過於旁白是旁邊有兩隻「會說人話」、感覺一直在窺視著這個故事的鳥,用一個茶餘飯後在閒聊的口吻在討論著(實際上是在告訴觀眾故事背景),而到了片尾時這兩隻鳥又以同樣的動作出來做結尾,讓人會心一笑。

整部片除了好友逝去那場戲有感傷氣氛的營造之外,其他不管是緊張、難過、憤怒的戲幾乎都很詼諧的處理,我覺得尤其喜歡當他被反叛軍發現派翠克藏匿全數槍支,而差點被對方殺掉的那場戲,概念其實就是他智取逃生,但設計跟處理方式卻是讓派翠克有點裝瘋賣傻,甚至還拜託對方殺了自己等這樣荒誕的台詞,讓一整場戲觀眾雖然會為他捏一把冷汗,卻仍以輕鬆心情的看待這次劫難。

又例如其實在片頭神父看到嬰兒的表情、以及接下來大俯拍鏡頭拍著神父偷偷摸摸將嬰兒抱給別人到後來一場神父心神不寧吃早餐的戲就可以知道神父跟派翠刻的關係,但是導演卻用另一場派翠克寫作文的戲,以一個刻意扭曲且荒謬的情節來證實神父跟他母親的關係,尤其明顯的是那場戲中為了加強荒謬感,演員的表演不但誇張,口條都明顯變的刻意。這樣的處理方式其實很特別也避免流於一些八點檔式的感人重逢戲。

 

從酷兒論述討論《冥王星早餐》
根據茱蒂絲.巴特勒(Judith Butler)的理論,性別是一種表演、一種模仿,在《冥王星早餐》前段尤其明顯可以證實這個理論,例如小時候的派翠克明明喜歡看連續劇,媽媽卻強迫他看並無興趣的足球比賽;同學們找他去玩槍戰生存遊戲派翠克一臉無奈(甚至出現他玩到一半拿假槍自盡,有點矯揉造作的說「啊、我死了」這樣一個有趣的橋段),而在玩辦家家酒遊戲時卻明顯看見派翠克的笑靨…諸如此類的對比在電影前半段層出不窮,也透過養母這個角色去點出普遍人民的對於性別的期待以及對第三性別的偏見,最明顯的莫過於當派翠克在家偷穿姐姐的衣服跟鞋子被發現時,養母邊打他邊逼他說那句「我不是女生,我是男生」,充分表現出民眾對於性別的既定期待,導致每個人都必須去「扮演」自己的性別,無論他喜不喜歡。

在現今社會對同性/雙性戀者以及第三性別的觀念都還無法得到社會認同、而相對是社會弱勢族群的情況下,更不用提《冥王星早餐》的時間點設定在1970年代的北愛爾蘭,例如派翠克跟朋友想要進舞會遭到拒絕、甚至當夜店發生大爆炸後警官一看到著女裝的派翠克、下意識的認定他是易裝的恐怖分子這樣一個不合理的待遇等等,諸多情節都凸顯了當時民風的保守。

根據最早提出酷兒理論概念的女性主義泰瑞莎.狄.蘿瑞(Teresa de Lauretis)所云,她認為這些身分屬性不在於表達真正的我們是什麼,或者是我們的「性向」是什麼,而在於表達我們想要成為什麼與能夠成為什麼,這種精神在派翠克這個角色上得到證實,基本上全片並沒有派翠克對自己的性別有所混亂的戲,從小到大派翠克幾乎就是篤定了自己想要成為女性,或者說根本「認定」自己就是女性,他不曾對自己有過懷疑、也沒有心理上的糾葛,雖然這點讓我覺得有點不合邏輯,但以一個輕鬆喜劇來說會有這樣的設定也是無可厚非。

酷兒最常抗拒既定之傳統文化,雖然派翠克並沒有發動什麼革命活動,但是在他的行為舉止衷我們看得出他這部分的性格,身為一個男酷兒,他不覺得自己有必要去執行那些「男性應該做的事情」跟扮演「男性應該要有的樣子」,他就是他自己、他想要成為他想成為的女性,所以從上國中開始派翠克「叛逆地」讓養母「丟臉」,他追求女性的時尚品味、他穿高跟鞋、擦睫毛膏等等,我覺得這就是一種身體力行的抗拒。另外劇中有一句幾乎可說是派翠克的名言:「認真?認真?為什麼大家都要這麼認真呢?」我覺得在某種程度上除了反應出派翠克脫線而天真的個性外,也凸顯了他對於世界既定規律的一種抗拒跟不耐煩。

 

心靈支柱:愛情與表演
派翠克自小因為自己易裝的嗜好而飽受養母跟師長們的責罵跟鞭打,他沒有感受到這個世界給的任何一滴溫暖,除了較為樂天的個性以及到冥王星吃早餐的信念讓他繼續堅持尋母之旅外,愛情與表演,是他的心靈支柱。

(1)愛情

1973年同性戀才不被視為一種疾病,而從「被證實」到「被社會大眾接受」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消化,從派翠克第一段與比利的戀情,在看似想法觀念較為前衛的樂團成員內也是百般不能忍受這點可以明顯看出當時人民還是無法接受同性戀,另外一場派翠克跟比利共同上台表演、而台下的觀眾用幾乎唾棄跟厭惡的口氣抨擊兩人,更是代表著世俗眼光下,同性戀者被用異樣眼光看待,甚至有「恐同症」的徵兆出現。

但派翠克的兩段戀情非但無疾而終,而且都可說結束的非常突兀,尤其是第二段跟魔術師的戀情雖然以一個「救贖」的設定出現在故事中,但我個人覺得有點為了將故事推到下一個階段而被草草結尾的感覺。

(2)表演

從派翠克主動向比利提出印地安女人表演的新點子而假公濟私的讓自己隨同比利一起上台,以及到後來與魔術師的配合,甚至於他相當容易被「表演者」的才華所吸引,以及小時候喜歡看著連續劇模仿演員表演,都可以看出派翠克對於表演有所熱情和憧憬,尤其是席尼墨菲(Cillian Murphy)的表現讓人明顯看得出派翠克對表演的熱愛

 

討論片名《冥王星早餐》

改編自派屈克馬克白(Patrick McCabe)的同名小說,致使整體故事無論在結構跟設定上都相當完整且緊湊,而我覺得小說改編的電影都會有個相當「文學性」的片名,而片名其實就涵蓋了整部片的宗旨。以《冥王星早餐》為例,聽起來非常的不著邊際跟異想天開,卻已經道盡了主角派翠克的人生觀。一場意外的旅行、與邊境騎士的對話,一個神奇的傳說──人生唯一的邊界是在「未來」與「你所拋棄的過去」之間。因此必須不斷旅行,到達星球,到達火星,到那最遙遠的冥王星,早餐在那裡等你──徹底影響派翠克的人生觀。就連他最後終於找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媽媽,卻沒有跟她相認,這點是設計編排上我覺得相當巧妙的一點,尤其是全片最後一顆俯拍鏡頭,在一個十字路口般的長廊兩人連招呼都沒打的擦身而過,進而走向不同方向,更加證實了派翠克的人生觀:他找到了他的過去,只是找到、而不必要追回什麼,人生還是要往前走,因為他還要朝著冥王星的早餐邁進。

而在文學性上,我也很喜歡最後當派翠克找到爸爸時,問他說:我該叫你什麼?而神父慈祥的說''Call me Father.''如同眾人一般叫他神父、卻只有觀眾跟戲中主角知道那是聲爸爸。這種文學感的情節我覺得在改編小說的電影上比較容易出現,一語雙關的寓意讓人覺得整個設計編排很有質感。

 

「章體」敘事結構

《冥王星早餐》很特別的另外一點是這種「章回體」的敘事結構,就是在每個段落的開頭都會有編號跟這個片段的主題,很像是很多部記錄主角故事小短片組合而成。這種方式的確在某種程度來說比較容易讓人分心,但是我覺得以《冥王星早餐》、尤其是前部意圖非常略提卻又不得省略的說明主角的成長背景跟過程來說,是非常適合用這樣一個「片頭提醒」的方式明確的告訴觀眾「這一章節想要說什麼」。大多數來說看章節體的敘事結構都容易讓人一直抽離,但是《冥王星早餐》卻成功的反利用這點幫助它說明故事的背景,有利於觀眾對主角的了解,畢竟背景都像是前情提要,都不是本片想要討論的重點,反過來利用章節體這個特性也讓我覺得非常新奇。  

 

四、結論

在看這部片之前,對我來說性別其實是蠻絕對的二分法,可是透過這部片討論的所謂「第三性別」、尤其是以一個第三人稱全知觀點去看派翠克的故事,雖然過程中發生很多荒謬的事情,但是卻讓觀眾從情節中去感受派翠克這個角色的無奈跟悲哀,但更殘酷的莫過於全片氣氛又是那麼的「歡樂」,派翠克也幾乎一向讓我們看到堅強而樂觀的那一面,讓觀眾更加能去體會主角以及所有「第三性別」的人的心情,淡淡的憐憫在看完這部「喜劇」後竟然油然而生,令人不勝唏噓。

 

五、參考資料

          http://tw.movie.yahoo.com/movieinfo_main.html/id=2105

          侯守謙老師上課講義

    Han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